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一篇 曾经想挖坑却没挖的师生梗小片段当个儿童节贺礼w

 

 

*师生注意

 

 

 

 

叶修其实不应该过儿童节的。

 

前天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的人已经和儿童节失去关系了。

 

那自己为什么还要给他买蛋糕?

 

韩文清站在蛋糕店门口提着蛋糕若有所思,现在退还来得及吗?

 

想到叶修已经叫喊着想吃芒果好几天了,韩文清叹口气,还是把手头的蛋糕给拎了回家。

 

 

 

六一节这天正好周五,他们学校的高三早已进入自由复习阶段,想着是高三级在校的最后一个儿童节,老师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他们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狂欢,并且放了一晚的晚自习,权当庆祝他们的六一。

 

学校组织的六一晚会只有初中部和高一高二的份,高三便自食其力在自己班里开了个小晚会,一班和二班干脆都凑到了一起窝在一班一起快活。

 

叶修被方锐拉上去一起死和黄少天演小品,三人抢角色还没抢完,门口探进了魏琛的头,大大咧咧的化学老师一瞅还有个角色没人演,掐了烟头就兴冲冲地跟三个人玩了起来。

 

角色最后还是抽签定了下来,但是四个人有如脱缰的野马一拉拉不回来,打从魏琛开了个头不按剧本走三个人就跟着一起放飞自我,一部经典小品愣是被四个人改的面目全非,还停不下来。

 

看好戏的张佳乐举着手机录视频,录没多久就忘了这回事笑得花枝乱颤,等他们演完了一看视频,抖得根本没法看,他跟来凑热闹的孙哲平的笑声尤其刺耳。

 

“像猪叫。”同样来凑热闹的林敬言怜爱地看着张佳乐和孙哲平,真诚地评价到。

 

他们两个班玩得好,交际花黄少天功不可没,从一开始气氛就被炒的火热,两个班的人熟的像一个班出来的。敢玩敢搞怪的人他们两个班也绝对不少,一个接一个上台以至于其他班都散场了他们班还闹哄哄的。

 

到最后每个人都基本上轮完了,笑得肌肉酸痛的大家摊在教室的各个角落,一股热闹过后的冷寂猛然席卷而来。想到再过一个星期他们就将各奔东西,想到再过一个星期他们就将天南海北,想到再过一个星期这个呆了两年的教室就要迎来新的开始,突然就有点伤感。

 

有些女生按捺不住背锅身悄悄擦眼泪,已经很明事理和感情的高中生都特别感性,教室没一会就有一些抽泣声慢慢扩散开来,活泼如黄少天此刻也不想说话,张佳乐骂了声“操”仰头不想擦眼泪,眼泪即将滑出来的一瞬间视线突然变黑,孙哲平的手盖在了他的眼上。

 

“哭什么哭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叶修叼着根棒棒糖特别中二地靠在门后,“真的不想分别的话以后无论如何都可以再聚的,高考完也暂时没机会难过,我们不是还有毕业旅行吗?”

 

情绪渐渐回到正轨,不是到是谁应了一声,近百个人不由自主地都在回应着,好像每个人之间牵连的细绳都被加粗了好几倍,更强的羁绊划着圈把他们都围了起来。

 

“靠,又被你抢了风头。”黄少天往叶修那里扔了包牛奶糖,还附赠了个中指。

 

“该出手时就出手,”叶修接下牛奶糖挥挥手就准备开门,“自己的垃圾自己带走,散了散了回去复习。”

 

“真是扫兴啊你。”方锐整理着要带回去的书本吼了一声。

 

扫兴归扫兴,教室里的人却也都被再次提醒,自己现在该做的,该干的,到底是什么,伤春悲秋不适合现在的他们。

 

 

 

韩文清提前就跟叶修说了他要去开班主任会议,所以就算叶修比较晚开市回韩文清的教师宿舍,韩文清也还没回到,估计会议还没结束。

 

直接把自己摔到沙发上,又长胖了点的猫咪跳上沙发在叶修面前踱步求摸,叶修翻了个身把猫放到自己胸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给猫顺毛,猫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尾巴,夏初傍晚的阳光还很亮,从旁边的窗户打进来,房子里安静地没有任何杂音,舒适地让人不想动。

 

就是缺了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在叶修要睡着前打开了门,看见一人一猫岁月静好,趁机把蛋糕藏了起来,才若无其事地走过去捞起猫,居高临下地看着眨着眼睛找清明的小男友。

 

“今天我过节。”小男友说,言下之意就是今天能不能放纵一下。

 

“你前天已经不是了。”韩文清躬身把猫放到地上任由他慢悠悠走去猫爬架,起身时顺便把叶修拉了起来。

 

想不到不服老的一天那么快就要到来,叶修被拉起,不情不愿:“别计较那么多嘛老韩。”

 

韩文清没理他,走过去把藏好的蛋糕拿了出来聚到叶修面前:“有礼物就够了。”

 

蛋糕店的烫金印花在包装盒上闪闪发亮,叶修的清明瞬间就回来了,抱着蛋糕盒轻手轻脚地打开,勉为其难空出一只手拉韩文清坐下。

 

“干得漂亮!”叶修扒出叉子插了块芒果先递到韩文清嘴边,韩文清摇头,叶修才送进自己嘴里,“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套五三呢那我就完了怎么可能做完啊没想到你买了蛋糕,你怎么不吃啊?”叶修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凑到韩文清耳边看着他的眼睫毛,不怀好意地说,“还是说,你想像前天那样一起吃啊?”

 

前天是叶修生日,韩文清带了个冰淇淋蛋糕回家放在冰箱,等叶修把他给的额外习题给写完后两人才拿出蛋糕在客厅拆了开来。

 

点好了蜡烛叶修自动自觉地嗨起了生日快乐歌,1.2倍速唱完许了愿吹了蜡烛就开始跟韩文清提要求,他要跟韩文清一起吃蛋糕。

 

韩文清不怎么喜欢甜食,听到他这么说也就点头准备去拆蛋糕刀,却被叶修制止了。

 

“不是这么吃。”叶修说。

 

韩文清就看着叶修手上挖了一块蛋糕,涂在自己嘴上,然后再如法炮制涂在韩文清脸上,最后一脚跨坐上了韩文清腿上。

 

韩文清立刻就明白了叶修的意思。

 

平时他会尽量控制着不和叶修进行一些过于亲密的接触,免得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更何况高考在即,韩文清更不好和叶修卿卿我我,不过既然是生日,也就仅此一次。

 

混着蛋糕的吻似乎比平时更黏糊,叶修觉得嘴里的蛋糕更甜了,韩文清意外的觉得蛋糕味道还不错。

 

一个蛋糕吃了很久都只少了一点点,两个糊了满脸蛋糕的花猫都没有什么心思再去吃还剩很多的蛋糕。

 

“我成年了。”叶修说。

 

“我知道,就快了。”韩文清回复道。

 

叶修目光灼灼:“你也不怕我高考前憋出病。”

 

韩文清又亲了叶修一口:“乖。”

 

光是想到那天晚上韩文清就觉得不能再跟叶修吃蛋糕,免得刹车不住,偏偏叶修现在又要提起来,韩文清毫不留情推开叶修的头就想起身。

 

“呔哪里跑!”叶修眼疾手快放下蛋糕就把韩文清推到了沙发里。

 

“我说了我成年了,”叶修扣着韩文清衬衣最上的扣子,“你以前的借口没用了。”

 

“我说了,很快,高考后。”韩文清抓住叶修的手。

 

“那我高考会憋到发挥失常的。”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挪动着下半身直到慢慢相贴——

 

“打住,”不解风情的手再一次横在两人之间推掐着叶修的腰,“要真是那样我就把你扔去复读,而且我不会当你班主任。”韩文清冷静地威胁着。

 

叶修瞬间泄了气:“太狠了老韩,憋那么久你都可以,太可怕了。”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韩文清改将叶修往怀里拉,相贴的地方硬地要命,韩文清笑看此时红了耳根还强装镇定的某人,笑着对他说:“所以高考后你就完了。”

 

 

 

高考最后一科考完,尖叫狂欢席卷全校,一个等了十八年的结束,亦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几乎是回家扔了东西就即刻跑了出来,相约的班聚行程排得满满当当,考完了试就什么都不用想了,满脑子都是眼前的快活。

 

吃晚饭,然后KTV,好几个包间同时唱响,更有赶场子一般的人如黄少天,一个包厢一个钟只恨自己没有影分身之术。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错拿了某杯刚倒的啤酒,喝了半杯脑子就有些不清明,满脑子只有韩文清一个星期前跟他说的“高考后你就完了”。

 

KTV里的鬼哭狼嚎震地叶修本就有些醉意的脑子更昏沉,轰隆隆地好像有人在打鼓,忍无可忍拨了个电话给韩文清。

 

包厢太吵,韩文清也没听出叶修糊糊涂涂地到底说了什么,只是依稀听到“醉”“吵”“不舒服”,再三问了叶修KTV的地址,七零八凑地拼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家,韩文清也只好先去看看。

 

高材生的脑子还是不容小觑,韩文清打开包厢的门时方锐一句“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直接破了音,只剩背景音乐在勤勤恳恳。

 

韩文清捞起沙发上睁大眼睛想清醒的叶修扶着人的腰就往外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个醉了的叶修。

 

“你们继续。”丝毫不管包厢里面将会如何炸成烟花,韩文清带着叶修出了KTV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

 



 

在晃动中,韩文清觉得叶修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Fin.

 

 

 

 

 

 

踩蛋

 

红领巾当然没办法一直在胸前散发他的光芒的。

 

它后来还在手上,腿上,——上,随晃动飘扬着。(不)













六一快乐w高考加油w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18)
热度(144)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