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无论何处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不知道 



 

 

01.

 

人生数不尽的日夜,韩文清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天。

 

一部口碑极佳还获奖了的悲剧在影院上线,苏沐橙去看完后哭的稀里哗啦,一边擦眼泪一边又买了两张票把二维码发给了叶修,叶修本来不想去,架不住苏沐橙的强烈推荐。

 

沐雨橙风:你一定要去看,特别好看。

 

叶修没办法,只好应了叫上韩文清一起去了。

 

影院给出的宣传语是“无论你如何笑着进去你都会哭着出来。”,还给进场的每一个人都发了包纸巾,叶修站在牌子面前指着给韩文清看:“看见没,你得哭了。”

 

“扯淡,你先哭个我看看。”韩文清并不在意。

 

电影确实很棒,渲染手法,背景音乐,故事走向,情感递进全部都特别到位,两个自认为是铁血真汉子的人不知不觉就被导演带进了故事当中,开场时的无滋无味早就不知去了哪里,整个人都被电影牵动着,从影片过半就开始泛红眼眶,最后男女主角远跨重洋得以相聚却突遇意外生死永隔,只剩一人浑浑噩噩数着指头过日子,到最后死前终于开怀大笑念叨着“终于可以见你啦我的挚爱”,然后幸福的拥抱死亡。

 

当最后的夕阳慢慢消失,屏幕也随着慢慢变暗,黑色的背景上一抹白字跃然于上。

 

“能让人如此期待死亡的只有爱情。”

 

电影结束后背景音乐响起,灯却还没亮,贴心地给哭的稀里哗啦的观众一些整理时间。

 

叶修用手搓搓眼睛,然后用手肘顶了韩文清一下:“好汉,哭了没?”

 

韩文清没说话,叶修伸手去摸韩文清手里拿着的那包纸巾,发现瘪了一些,心下了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抽掉韩文清手里的纸巾,然后把自己的手塞了进去,得到回应后才在黑暗中笑了一下。

 

可能是被电影影响了,当天晚上回家后烧起的火比往常都要大,黑暗中的喘息和相触的皮肤在持续升温,两个人仿佛在用这种方法在不断确定彼此还在。

 

结束后叶修趴在韩文清身上不想动,呼吸还没调整过来就听见韩文清叫他。

 

“叶修。”

 

“嗯。”叶修懒懒的应了一声。

 

“你以后一定要比我先走。”韩文清说。

 

叶修顿了几秒,才磨磨蹭蹭转过头,下巴抵在韩文清胸上,说话带起震动敲击心口:“为什么?因为晚上看的电影吗?”

 

“我先走了的话还不放心,你肯定会抽烟抽到死。”韩文清故作认真,其实是怕只剩一人太过孤独,宁愿他来享受也不要叶修去尝。

 

叶修盯着他,许久没说话,半晌才幽幽回应:“你放心。”

 

韩文清暗地里就想松一口气,却听见叶修的话还在继续。

 

“我一定铆足了劲儿憋着比你晚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得美。”本来懒懒的眼神此刻却像个看到猎物的狮子,看穿了一切。

 

“我们就斗,斗到连早走晚走都要斗,才分个输赢。”

 

 

 

02.

 

叶修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到了云上,脚下踩着的分明是云,却又有地的实感,眼前被一道巨大的大门阻挡了去路,门边一个小房子倒像是个售票的东西。

 

自己应该是……死了的?叶修还记得医院发白的墙和闭上眼前最后用力握了一下韩文清的手,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在这里。

 

抱着开新副本的探索精神,叶修去到了小房子那里,发现里面有一个白色卷毛的外国人。

 

外国人瞄了他一眼:“名字。”

 

叶修看着小卷毛从桌子下方掏出一本厚厚的书:“叶修。”小卷毛面前的书开始一页一页飞快翻动起来,叶修四处打量着小房子,却被后面的镜子给吓得呆住了。

 

镜子里面的分明是二十多岁的叶修。

 

怎么回事???

 

小卷毛可算看完了那一页,还有些抱怨:“眼镜不知道哪去了看书特别慢。叶修是吧,不用下地狱,不过天堂也还进不去,要有人带你才能进去。”

 

“什么?”叶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卷毛耐着性子再说了一遍。

 

“你是说……这里是天堂?”叶修听完后问。

 

“严格来说,这里是灰色地带,也就是所谓的死后报道分配处,门后是天堂,可以进的拿卡进去,要下地狱的去后面跟恶魔做过山车下去。”

 

“……恶魔真辛苦还得天天坐好几趟过山车。”叶修想想都觉得可怕。

 

“也还好吧,”小卷毛皱着眉回想,“他们都训练过的,还会交班,也不是很累。”

 

“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叶修撑着窗口说,“中国人的传统应该是修仙去天庭或直接去地府吧,我为什么会来这?”

 

小卷毛似乎是之前被这个问题问得烦了,语气都有些不耐:“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中国人就爱问为什么!给你们来天堂还不乐意!你们中国人口太多啦!天庭地府装不下只能找我们来帮忙啦!不然怎么会给你们这个机会!进去爽爽爽然后等着重生就可以了!”

 

原来……天庭地府也会装不下人的吗?

 

“那你是国外来的神?中文为什么那么好?”叶修四处张望着,“这里可以抽烟吗?”

 

小卷毛听了这话就像看见了傻子:“我是当官的!不学点外语怎么出差!不可以,天堂门口禁止污染空气,不过里面有吸烟区。”

 

叶修点点头:“那你中文还挺好的。”

 

“那是。”小卷毛得意洋洋。

 

“可是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应该不可能那天只有我一个人死吧?”叶修看着空荡荡的四周总有些发怵。

 

“哦,这个啊,”小卷毛看了眼电脑屏幕,“扶手电梯坏了大家都上不来现在在下面排队等着维修完了再上来呢,等会就会忙了。”

 

叶修点头,不能进去,扭头想看看金碧辉煌的大门,却发现地上躺着一副眼镜,好像刚刚小卷毛说自己的眼镜不见了?叶修捡起来,摇着问小卷毛:“喂,是不是你的?”

 

小卷毛疯狂点头,头上的毛一晃一晃的:“对对对!我找他好久了!”

 

叶修递给他:“你近视吗,有什么用?”

 

小卷毛把眼镜放到旁边,说:“带了这个眼镜就可以一下子把检查的时候要看的东西给看完了,不然内容太多了看得很慢。”

 

“反正你现在没事做,我可以继续问你问题吗?”叶修撑着下巴很是无聊。

 

小卷毛想了想:“也行,就当谢谢你找回我的眼镜。”

 

“我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以调的,一般来说默认为在你最开心的年龄段中随机一岁,不过你想换也可以的,看着镜子调一下就行了,要试试嘛?”

 

“不了,”这才发现圆形的镜子边上还有这许多数字,叶修婉拒,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他恋爱中的时候,挺好的,“那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因为你的资料上说你太闹,得有人带着才能进,所以只要有人愿意带你进去就行了,就像你们说的监护人一样的。”

 

叶修不开心了:“我哪里闹了,我特别乖。”

 

小卷毛理直气壮:“特别多人都说了,什么游戏里闹联盟里闹世界比赛也闹,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

 

叶修泄了气:“好吧,那就只能等人了是吧?”得到回答后叶修便点点头走到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叹了口气,撑着下巴等那个他:“老韩……监护人……你可快点来吧。”

 

现在知道了,早走晚走都没个卵用,还他妈都是要等的啊!

 

 

 

03.

 

貌似是小卷毛口中的扶手电梯修好了,源源不断有人想种子生长般冒出来,等到完全从云里挣脱后才睁开双眼,也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这时候有另外一个小卷毛出现了,拿着个大喇叭在维持秩序,每个人的耳朵里陡然钻进了一道解释的声音,等解释声完,大家也就自动自觉地排队了。

 

叶修像个看剧的人看着形色各异的人,有小孩,青年,中年,老年,对快乐的定义不同,造就在这个世界也有着各种丰富的年龄层。大多数人都是安心接受死后所得命运,仅有少数不乐意下地狱的人耍着活着时威逼利诱撒泼打滚那一套,却被恶魔无情的绑上过山车走了。

 

尖叫响彻云霄。

 

叶修觉得这地方不人道,连个电脑都不给的,不然还能打打荣耀,何必要这样看着四周干等?

 

也不知等了多久,叶修眼看着不远处地面上冒出一个很眼熟的额头眉毛眼睛,然后慢慢拔高,二十多岁的韩文清就这样从云底钻了出来。

 

叶修起身想躲起来,脚却蹲久了有点麻,忍着噼里啪啦的麻意躲到小房子旁边,叶修看着韩文清慢慢睁眼,然后皱起眉头四处打量,再到耳里突如其来的声音,最后依旧皱着眉准备去小房子处报道,好像死了的心又慢慢活了过来,叶修觉得自己好像还活着,看着韩文清慢慢睁眼竟有种等候多年的感觉,而事实上他只不过等了几个小时。

 

韩文清开始走向小房子,叶修的脚还麻着,却依旧跑过去,最后差点摔了却正好扑到韩文清怀里,抬起头看着对方惊讶的样子嘴角可以翘到飞起。

 

“你好,缺男朋友吗?”

 

韩文清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撞了满怀,还没等反应过来手却非常迅速的先抱住了扑过来的人,然后又把人推开,问怎么回事。

 

叶修啧嘴:“真没情调,也不多抱一会的,你先告诉我你还过了多久。”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七年。”

 

这回沉默的换成了叶修,七年和自己的几个小时相比,孤独感该强烈多少倍。

 

好像所有的话都不用说了,叶修抬头亲了韩文清一下,然后才把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他。

 

 

 

04.  “带你上天堂。”

 

“没关系,”韩文清再度抱住怀里的人,“就让我带你上天堂。”

 

 

 

05.  “陪你下地狱。”

 

叶修婉拒小卷毛问他是否要现在就看他要去哪的信息,说了句我等人就到一旁坐了下来。

 

等了不知多久,直到韩文清终于像棵小树苗从云中冒出来,叶修不顾腿麻也要跑过去抱了个满怀,然后告诉了他所有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

 

两个人一起来到小房子处各自报了名字,小卷毛眼前的书又开始飞快翻页起来。

 

“韩文清,这是你的卡,”小卷毛拿出张卡给韩文清,然后满脸可惜地对叶修说,“有个人在死前搞错了仇恨对象,记成了你,仇恨太过强烈,所以你只能下地狱,我很抱歉。”

 

还没等叶修有什么表情,韩文清就把卡放回小卷毛桌上,牵起叶修的手就往过山车走。

 

“那就让我陪你下地狱。”

 

过山车上扣好安全扣的叶修脸色苍白:“可是我不想坐过山车,就没有温柔一点的——啊!”

 

 

 

06.  “和你一起无论天堂还是地狱。”

 

叶修婉拒小卷毛问他是否要现在就看他要去哪的信息,说了句我等人就到一旁坐了下来。

 

等了不知多久,直到韩文清终于像棵小树苗从云中冒出来,叶修不顾腿麻也要跑过去抱了个满怀,然后告诉了他所有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

 

“要是要下地狱怎么办,多可怕。”叶修扣着韩文清手心问。

 

“随便了,只要能和你一起,无论天堂还是地狱,都可以。”韩文清把头抵在叶修肩膀处。

 

只要可以不再分开。

 

 

 

07.  “虽然我会下地狱不过你要上天堂。”

 

叶修婉拒小卷毛问他是否要现在就看他要去哪的信息,说了句我等人就到一旁坐了下来。

 

等了不知多久,直到韩文清终于像棵小树苗从云中冒出来,叶修不顾腿麻也要跑过去抱了个满怀,然后告诉了他所有自己已经知道的事情。

 

两个人一起来到小房子处各自报了名字,小卷毛眼前的书又开始飞快翻页起来。

 

“韩文清,这是你的卡,”小卷毛拿出张卡给韩文清,然后满脸可惜地对叶修说,“有个人在死前搞错了仇恨对象,记成了你,仇恨太过强烈,所以你只能下地狱,我很抱歉。”

 

还没等叶修有什么表情,韩文清就把卡放回小卷毛桌上,牵起叶修的手就往过山车走。

 

“那就让我们一起。”

 

过山车上扣好安全扣的叶修面无表情,趁着韩文清还没坐进过山车前狠狠把他往外推去,再伸长手迅速按下旁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恶魔手中的按钮,然后彻底消失在韩文清眼中。

 

你要是不在天堂就算跟我一起呆在地狱我也无法安心。

 

 

 

08.  “没有你的天堂毫无意义。”

 

韩文清看着已经消失的过山车爬起身,脸黑的让旁边的恶魔都抖了三抖。

 

他走回小房子,压抑着怒气问小卷毛:“我要下去。”

 

“什么!放着好好的天堂不来,你疯了吗!而且也不和规矩。”小卷毛花容失色。

 

“我再说一遍,我要下去,不管你怎么改,反正把我弄下去,”韩文清怒极,内心的火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快要爆炸,却比不过角落的难受,“没有他的天堂毫无意义,懂吗?”

 

小卷毛乖巧点头:“懂了知道了!”

 

如果不能一起分担,算什么爱人?把我当什么了?韩文清咬牙。

 

这大概是欠教训了。

 

 

 

09.  “你会下地狱所以我也要为了能下地狱积攒恶行。”

 

大漠孤烟

是这样的,我爱人最近收到了撒旦的来信,说是系统错误导致他死后会下地狱,但是为了补偿免去该受的苦痛还可以带上家属权当度假,我不可能不陪他,但是撒旦说我现在还不能下地狱,所以我来问问现在还有什么方法可以积攒恶行的吗?

 

 

地狱外交官

新人你好,欢迎咨询地狱论坛。

是这样的我们地狱实行的是积分制,500分起步,乱丢垃圾随地吐痰等损害公共环境的行为扣两分,撒谎扣三分,品德不端扣四分,陷害他人扣五分,穷凶恶极杀人法犯直接负分滚粗,其他细节性的东西我在附件给你上传了,希望对你有帮助。

P.S. 就算是为了要下地狱也不要随便杀人哦。

 

 

 

10.

无论你在哪,我就在哪。

 

无论你要去哪,我就去哪。

 

无论何处,无论何时,一如婚礼上我与你许下的诺言。

 

“我愿意。”





Fin.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23)
热度(145)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