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唇膏

周四脑洞









这些天的天气愈发干燥起来,跑回兴欣的叶修就看着几个女生抹了好几天的唇膏。

 

抹完,上游戏。

 

过段时间,暂停一下继续抹。

 

甚至于在争分夺秒拉boss的时候。

 

苏沐橙:“等一下等一下我的嘴干得不行了我先抹个唇膏。”

 

叶修手一滑差点没让自己带的小队OT,很是无奈:“喂喂,职业素养呢。”

 

苏沐橙抹完唇膏抿着嘴朝叶修笑:“可是一干就会有死皮很不舒服啊,我看你也干,要来一点吗?”

 

叶修摇头:“抹了不舒服。”

 

苏沐橙一点都不惋惜地收起了唇膏,并毫不客气地给叶修立了个Flag:“过几天你就知道唇膏多棒了。”

 

叶修笑着全盘接受:“那我等着。”

 

 

 

 

不知道是不是苏沐橙给叶修的Flag起了效果,五月份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干燥,叶修口干舌燥的同时被韩文清压着灌了许多水,却还是耐不住愈发干燥的天气。

 

520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两人普普通通地起床买菜吃饭,过得跟往日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不知道今天是520,所以也没有一点想搞浪漫的心思,收拾完饭桌对视一眼就一前一后跑进书房钻进了荣耀。

 

对游戏的热爱两个人相差无几,一头扎进游戏就呆了一下午,韩文清回过神来才发现隔着耳机都能听到叶修吸气的声音。

 

“怎么了?”韩文清摘下耳机把椅子转过叶修那边。

 

叶修的耳机卡在脖子上,整个脸皱成了麻花:“痛。”

 

韩文清一下子就有些紧张,叶修没说哪里痛,他挪着椅子凑前去,手背贴上叶修的额头:“头疼?还是什么?”

 

叶修偏头后把韩文清的手顶走,瘪起嘴凑前给韩文清看:“是嘴疼。”

 

韩文清捧住叶修的脸仔细看了看,嘴唇干燥地起了死皮,叶修估计舔嘴唇的时候感觉到了,便含住下嘴唇用牙去撕扯死皮,有些扯不下来,稍微用点劲就扯了过头,于是渗出血迹,舔不完,还会痛,此时把叶修的嘴唇染得好像吃了杨梅,又像涂了一道口红。

 

被盯着的时候又发现有块死皮,叶修不假思索地在韩文清眼皮子底下把他扯了,又渗出一点血珠不说,痛意还伴随而来。

 

“嘶——”叶修的脸又皱了起来,抓住韩文清捧着他脸的手就想把脸收回来好好吹吹自己的嘴巴。

 

“别动。”韩文清皱着眉看这血珠渗出来晕在嘴唇上,偏头凑前含住叶修的下唇,舌尖轻柔地划过,卷起血珠带入自己口中。

 

就算动作轻柔,被撕开的新皮肤也还是特别敏感,不仅痛,还痒,叶修踩着地的脚尖不受控制地蜷了起来,整个人一抖就想往后撤挣脱对方。

 

这大概是叶修和他接吻最不配合的一次。

 

韩文清心下不爽,腰和手同时用力把自己的椅子往叶修那边拉,整个人也和叶修更加贴近,鼻尖相抵,呼吸相交,嘴上的动作也没停。

 

他知道叶修痛,可是动作已经够轻了,柔软的舌尖还在不懈努力地安抚着出血的下唇,叶修的脸就没有不是皱着的时候,眼睫毛抖着还抽身不得,抓住韩文清的手用指甲小力地挠他,力道比猫还轻。

 

舌尖撤退,韩文清含住叶修的下唇吮着,在温热的口腔里再度舔舐叶修干燥地下唇。

 

感觉总算好了一些,嘴唇干燥的感觉明显没有那么强烈了,叶修蜷着的脚趾松开了,紧着肩膀也卸了力,吃了苦瓜一样皱着的脸可算舒展开了,开始享受着难得接吻许久才刚尝到的甜头。

 

既是一种双向的活动,有了叶修的配合当然能让两人更加享受,本意为了止血的吻也渐渐变了味道,叶修反击般伸出舌尖去撩韩文清,从韩文清的上唇略过,又在唇尖处敲击鼓点般点触,感觉到被含住的下唇送了点力道,叶修抽身一点离开桎梏,又凑上去正儿八经地唇舌相接。

 

从这开始这大概才是真正的吻。

 

找回往常接吻感觉的两人没空计算时间流了多少,只是结束时余光瞄到屏幕才发现野外的两人都死了。

 

韩文清松开叶修前还舔了一下出血的地方,确认叶修没有痛感后才彻底放开他。

 

韩文清看着叶修被松开后还是止不住想去舔它,也不是办法:“擦下唇膏吧,不然太干了。”

 

叶修勉强应了一声,韩文清去卧室拿了只唇膏过来,捏住叶修下巴给人涂好了,又在叶修想伸舌头舔的时候猛地捏住叶修的脸阻止他:“不许舔,听见没?”

 

叶修被捏成憋了的包子般,止不住地点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知道了韩文清才放开他。

 

小插曲结束,两人复活回了城又开始继续玩游戏。

 

然而并没有结束。

 

韩文清没一会就发现叶修手伸过来抽了两张纸,韩文清扭头看他,就看见叶修拿着纸在疯狂擦嘴。

 

“擦它干什么?”韩文清问,“等会你又干了。”

 

叶修擦完后还抿了一下,确认没有唇膏残留后才回道:“不舒服。”心有余悸地用手背继续擦了擦,整张脸都写着抗拒。

 

坐着的椅子突然被叶修拉了过去,韩文清重心不稳往后倒了一下,回过神来想骂叶修时眼前就被叶修占满了:“我发现唇膏的效果不如你,再干的话就麻烦拳皇大大给我润一下了啊。”

 

“嘴最好别被我咬掉。”韩文清咬了口叶修示意自己说的是真的。

 

好可怕啊。

 

叶修捂着嘴怒斥:“你是王八吗!”

 

韩文清坐回去后好整以暇:“是你要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后来叶修摇晃韩文清椅子的时候,说要要掉嘴巴的人特别实诚的给人润唇,一点都不狠,活脱脱一个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小妖精。

 

不过人体润唇膏也是有点不好呢,第二天起床的叶修摸着唇沉思,很容易亲肿该怎么办。

 

 

 

苏沐橙盯着又一次回兴欣的叶修一动不动。

 

叶修被盯地发毛,只好停下游戏求她放过:“哥求你有啥事就说吧别这么盯着我了好吧。”

 

苏沐橙点头:“你的嘴怎么不干了,我记得你以前很容易干燥的,擦唇膏了吗?”

 

叶修笑得高深莫测:“是啊,被你说中了就擦了。”

 

苏沐橙又往前凑了一点:“效果很好欸什么牌子的啊推荐一下啊。”

 

叶修笑着钻回屏幕里:“老韩牌的,仅此一只。”

 

苏沐橙:嗯?喵喵喵?

 

 

 

Fin.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27)
热度(251)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