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灵魂伴侣

填一个脑洞 感觉不怎么样 所以大概不怎么好吃注意

废话有点多所以想看感情戏就直接拉到最后可以的quq虽然也没啥

 





 

 

你相信灵魂的存在吗?

 

 

 

“你觉得你的灵魂是什么样子?”

 

“这个没想过,不过能是蒜蓉粉丝蒸扇贝的样子就好了,多好吃啊,哈哈哈,”黄少天一边说着还一边扒了一个蒜蓉粉丝蒸扇贝,满嘴粉丝还要再继续补充,“不过,千万别是秋葵的,那可太讨厌了。”

 

叶修笑骂了声傻蛋,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可惜不是蒜蓉蒸扇贝的样子呢,叶修想,在他眼里分明看到黄少天的头上,有颗星星,很漂亮很端正的六芒星,中间一点水滴隐隐透着蓝光,整颗星星此刻都散发着掩盖不住的光芒。

 

果然是个傻蛋,吃的开心就那么亮。叶修心里止不住地吐槽。

 

翘班跑出来吃好喝好的人两人在吃饱喝足后目标不同,一个要跑去看电影,一个要回家躺尸,所谓道不同不能顺路,两人嘴上不饶人地又斗了几句日常,然后一边一个分手各回各家。

 

现在是饭店,街边的餐厅热热闹闹地都塞满了人,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尽可能地放慢脚步,让自己慢下来。叶修走着走着就觉得回家没什么意思,随便就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了,神色淡然地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西装因为不怎么端正的坐姿起了些皱褶,大概在别人眼里他现在特别落魄,可是叶修没有任何想法,只顾看着这条热热闹闹的街。

 

就是很普通的一副日常景象,在叶修眼里却多了许多不一般的东西。

 

图案,形状,所谓灵魂。

 

 

 

叶修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其他的东西,不过不是什么脏东西,而是一种有时闪闪发亮,有时却黯淡无光的东西,不吵也不闹,就在每个人的头上,肩上,胸前,钻入叶修的眼里。

 

起初叶修觉得这大概是谁都看得到的东西,他只觉得好看,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与众不同,还很小的时候由于好奇还会伸手去抓眼里闪闪发光的东西,却一次也抓不到,反倒被大人说他比他弟弟活泼爱闹。

 

直到叶修稍微大一些了,有次和叶秋聊天说漏了嘴,叶修才发现原来那些很好看的东西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

 

“那个人是老鹰啊,我第一次见。”叶修吸着酸奶对坐在旁边的叶秋说,他们两难得都忘带了钥匙,爸妈还没回家,此刻坐在小区楼下花园里的亭子里无家可归。

 

“什么老鹰,你在说什么?”叶秋皱起眉头奇怪地看着叶修。

 

“就那个黑色衣服的男的,看到没,高大威猛那个,有只老鹰!”叶修一脸孩子太瞎没救的表情,伸手给叶秋指了指。

 

“没有啊,你到底在看什么?”叶秋顺着叶修的方向眯着眼仔细地看了看,除了一个高大的背影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叶修此时才感觉不对,他再仔细看了一看,男人肩上的老鹰此刻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跟着男人离开了小区。

 

叶修和其他的小孩有点不一样,有点人小鬼大,还有点深藏不露,他跟叶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喜于外露自己的情感和想法,就算是生气的时候,他也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对你面无表情不吐脏话,他早早地就给自己定好了方向,并没有跑偏。

 

所以此时就算惊讶于叶秋看不见而只有自己看见的情况下,叶修也只是淡定地吸了口酸奶,平静地开口:“他衣服胸前有个老鹰,你错过了看不到了。”

 

叶秋特别不屑:“切。”

 

后来叶修在不同时候试探性地问了两个朋友,得知对方也是什么都看不到后机智地转移了话题,叶修才开始琢磨眼中的到底是什么。

 

初中时候的叶修在观察能力和脑内理解力再上一层楼,说白了就是脑子好,不过也还没搞懂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是每天都那样存在着,也不曾消失过。

 

后来在冬天时,某次叶修上楼找孙哲平,途径走廊的时候发现在一块阳光能照到的地方,一个女孩两只手搭载横栏上,整个人慵懒地压低了上半身眯着眼在晒太阳,就好像一只得了鱼的猫,而此时,在她的身旁,一只乌云踏雪猫在旁边一齐伸着懒腰享受太阳,一大一小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修经过时刻意地从猫尾巴上掠过,什么都没有摸到,那就是只有他能看见了。

 

好像突然就明了了,这些发着光的动物,形状,图案,好像可以表达出一个人的性格,所以同样的种类可以成为密友,相似或接近的种类才可以成为朋友,其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只是普通同学无法亲近,更有甚者一猫一鼠所以开学第一眼就不对付。

 

所以该叫什么?我能看见你的性格?不好听,叶修晃了晃头,这种感觉,不如说更像——灵魂。

 

就是灵魂了吧。叶修突然找到了突破口,从出生至今困扰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答案,叶修去找孙哲平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哦,忘了说,孙哲平的灵魂,是一个开了花的五角星,还是很骚气的玫瑰。

 

 

 

再到后来懂了情爱,叶修更加发现爱情这东西确实和灵魂挂钩。

 

自己的爸妈是叶子样的,叶修基本找不出有什么不同,再看看隔壁闹离婚的老王一家,两夫妻虽然都是水果,却是一个西瓜一个石榴,虽然他都是水果,本质差别还是挺大的。叶修见了他们几次大开家门大吵,和好后没多久又大吵,最后终于好聚好散选择结束。

 

原来,要是几乎一样的灵魂,才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啊。

 

那自己就没必要浪费时间去谈没结果的恋爱了啊!况且,现在的他貌似感觉是死的,一颗心好像一湖死水溅都溅不起水花。

 

叶修,一个情窦还没初开的正值花季的少年,就这样看破了红尘,还当起了红娘。

 

开个玩笑。

 

叶修就算看得到,知道班里一些早恋的小年轻,看得出他们都不是可以走到最后的人,也没有开口,只是当个淡然地旁观者,看着他们的变化,权当看部肥皂剧。除了关系甚好的几人,叶修偶尔会说一两句,其他时候也不会多嘴。

 

这是他们的人生,叶修懂得这个道理,过早决定一切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好处。

 

再看看自己,一颗不规则的七角星,四周有着细小的火花。很神奇,不如说是很奇怪,叶修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孤独终老,本来碰到相似的灵魂就少,自己还是个有点诡异的形状,这可别让他找一辈子吧。

 

每次他看到有貌似相似的图案追赶上去,到头来发现只是眼花,那种失落感还是会有的,一直在等待着,在寻找着的人始终没出现,而他也单身了二十几年,多苦。

 

街角猛然亮出一个叶修很眼熟的形状,貌似就是每天照镜子能看到的图案呢。

 

出现了?!

 

懒劲瞬间被吓个精光,叶修拔腿就追,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着,眼里只有那个和自己类似的图案,对方拐了个弯,眼瞅着就要失去去向,叶修加快脚步一口气追了上去。

 

看起来温柔安静的女生在花店门口挑着花,叶修喘着气,看着对方周围,心中擂鼓轰动。

 

又不是啊。叶修平息这呼吸看着女生挑完花付钱离开,没有任何感觉。

 

跑步跑得心跳加快,还泛起一股渴意,往前走一些有一家咖啡馆,叶修脱下西服外套推开门走了进去,凉凉的空调风打在身上瞬间舒服不少。

 

这家咖啡厅装潢很舒服,简约又不失温馨,到处都有植物和贴心的小装饰,放着舒服的钢琴曲,空气中满是香浓的咖啡味,一走进就会让人放松不少。

 

还站在柜台处看着牌子的叶修偶然一偏头,却发现角落有一人,即使在等着吃的东西的时候也还是靠着椅子挺直腰杆满脸严肃,一副生人勿进的冷漠气场,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景色一声不吭,更重要的是,此时他的头顶,一颗四周带着小火苗的七角星在一闪一闪着。

 

跟叶修的一样。

 

 

 

被眼中所见突如其来出了柜,叶修甚至有些怀疑这玩意儿到底靠不靠谱,不过当那个男人转过头和叶修一瞬之间四目相对后,男人眼里的感觉让叶修改变了想法。

 

不管靠谱不靠谱,还是想去认识他。

 

有种看见了自己的感觉,就好像站在湖边看着湖水中倒映的影子,又好像只是一瞬间,可是那种感觉吸引着叶修往前走坠入湖中。

 

礼貌地跟服务员说一声等会再点,叶修走到男人那桌,拉开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靠着椅背舒服地放松了肩膀,伸手拉送了些领带结,然后把外套披在扶手上。

 

“介意我坐这吗?现在人有点多。”叶修笑着问。

 

男人抬眼望了望四周,人确实是多,但是也还有两三桌是空着的:“貌似也没有人多到没空位吧。”

 

拒绝的意味有些明显,叶修笑意不减,手肘撑在桌上支撑着下巴:“可是我想和你坐一桌啊。”

 

男人毫不掩饰地皱了皱眉,看着过于自来熟的人,没有确定他话里的确切意味,男人也不好随意发火,又见这人貌似刀枪不入的样子,想着忍忍也就算了:“随你。”

 

叶修得了许,又更加放肆起来:“欸,我能问你叫什么吗?”

 

男人抬眼凌冽地看向叶修:“和你有关系吗?”

 

叶修严肃地对他说:“怎么没有,我们现在可是坐过一桌的情谊了。”

 

男人喝了口刚送上来的美式淡淡地说:“也只会是坐过一次一桌的情谊。”

 

叶修叫住服务生点了杯摩卡,然后继续和男人扯皮:“你害怕我跟踪你啊?就问个名字也不行,怎么娇羞似少女呢。”

 

男人的眼皮狠狠跳了跳,眼神狠狠地盯着对面好似无赖一般的人,心中火起,这人好像特别懂得如何让他顺着他的脚步走,低沉的嗓音吐出三个字,飘飘忽忽就进了叶修耳中:“韩文清。”

 

叶修似乎是在想是哪三个字,随口接到:“文静的文清澈的清?”

 

韩文清很不满这种解释:“最简单的文,最清楚的清,别解释的像个姑娘家的名字。”

 

“哈哈哈,可是念起来就是很像姑娘家啊,怪不得刚刚娇羞似少女呢,你可真是名字杀手,听着像姑娘见人如见虎,”叶修很不给脸地笑了出来,末了不请自来地自我介绍,“我叫叶修。”

 

韩文清看都没看他:“我不在意。”

 

叶修也没什么其他表情,喝了一口刚上的摩卡,回了句在韩文清耳中意义不明的话:“以后你会在意的。”

 

谈话好像陷入了僵局,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但是气氛却不怎么尴尬,两个人干着自己的事情,美式和摩卡的香味交错着窜入鼻中,和自己咖啡不同的味道却也没有讨厌的感觉。韩文清意外地觉得对面的人要是不开口的话,还是不错的。

 

沉默的时间到了点,叶修舔了舔嘴唇残留的摩卡味,看着韩文清的眼睛多了些探究,韩文清更觉得叶修好像在往上看而并不是看他的人。

 

“我说,你相信灵魂吗?”

 

迷信人士?推销?邪教?刹那间韩文清脑内咻咻闪过好多相关词,可是看叶修的样子又不像,这年头,干这行的都那么潮了吗?

 

“不信。”韩文清盯着叶修,想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信,”叶修的脸上没有之前的玩乐,反倒是一股子正经,“因为我看得见。”

 

韩文清还在消化叶修口中的内容,此刻让他怀疑叶修是不是从什么妄想症。

 

“你可能不信,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可是我确实看得见。

 

每个人的头上,肩上,身边,会有各种不同的动物,形状,图案,那就是你灵魂的样子。

 

听起来很扯吧,我也觉得。

 

我看了他们二十几年,同类的才会凑到一起成为朋友,互斥的死活缓和不了关系,这让我不得不信那些各种各样的东西就是你灵魂的样子。”

 

叶修顿了顿,似乎是在想接下来的话如何开口。

 

“我敢打赌你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或者说一场有结果的恋爱,因为你的灵魂找不到可以呼应的另一半。

 

只有近乎一样的才是所谓的最佳伴侣,然而数以万计的雪花树叶都各不相同,更何况所谓的最佳。

 

近乎一样的只有一个,在这个世界上,宇宙中,数不清的人里,最佳就只有一个。

 

相似的灵魂太少,所以我一直在找。

 

而现在,我找到了。”

 

叶修终于不再稍微往上看了,他和韩文清对视着,吐出的三个字就好像炸弹轰在韩文清头上。

 

“就是你。”




***

韩文清仔细地听完了叶修的话,留下三个字愤怒离席。


“神经病!”


韩叶BE。





不知道该打TBC.还是Fin.



喜欢BE的小可爱BE在***后面有了233333

觉得“就是你。”这样就足够了的小可爱就是完美Fin.了不要管神经病23333!!!

觉得这样不够没有看到在一起就是没完的小可爱自动带上TBC!

虽然可能没有 有也可能有缘再见

总之 该有的三种结局都有了你们别懵逼啊!!QAQ

还是懵逼的 那就别管他了吧明天发糖行不行啊TUT???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44)
热度(136)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