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所谓死敌

再还一点w @小肉球 

感觉被我加戏加了好多orz


 

那一天,霸图队员终于回想起,被队长跟他对象在训练室亲亲所支配的恐惧。

 

更可怕的是,那个人是叶秋。

 

 

 

 

嘉世想要冲击四连冠的道路终于被霸图截杀,韩文清在拿下胜利后和队员狠狠地击了掌,然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跟队友一起站上领奖台。

 

等这个时候等了多久呢?

 

从网游开始,从大漠孤烟开始在竞技场等待一叶之秋开始,韩文清就想完完整整地打败那人一次。

 

所谓不打不相识大概是真的,打了几场没结果的野战后,大漠孤烟终于和一叶之秋成为了好友,偶尔约着一起凑个副本,抓个野图,竞技场打几把,还可以聊几句无所谓的天。

 

一叶之秋其实挺欠揍的。这是韩文清认识他后的第一想法。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办法让自己有股无名火,说气又不气,说不气,心底的不爽又还是有的,韩文清简直佩服这个人才。

 

但是想打他是不会变的。

 

后来随着荣耀发展,职业联盟开始试水,可惜的是一叶之秋没办法和大漠孤烟站在一起,韩文清选择了霸图,这个名字很适合他的战队,韩文清后来才知道,一叶之秋去了嘉世,大概从知道还有一个人竞技场全胜开始,他们两人就注定得各自为战。

 

多亏职业联盟的举办,韩文清知道了一叶之秋的主人叫叶秋,在第一场嘉世与霸图的比赛打完后,韩文清见到了叶秋,一个貌似长得还挺好的男生,明明看着未成年,却老神在在的站在垃圾桶旁抽烟。

 

韩文清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

 

叶秋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看他,稍微一偏头,脸在烟雾中模糊不清:“……韩文清?”

 

等到烟雾散去,叶秋也把烟摁灭在了垃圾桶里,韩文清终于也见到了他的样子。

 

确实长得还不错。

 

“叶秋?成年了吗。”宿敌相见竟是这样一场云里雾里的感觉,怎么比爱情剧还要浪漫呢。

 

“嘿,瞧你说的,被未成年人打败开心吗?”叶秋笑着往嘴里丢了条口香糖,“还是我当你夸我嫩啊?”

 

“你就一直这么欠打吗?”韩文清接过了叶秋说完话后扔过来的口香糖,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后一起去吃了宵夜。

 

宛若老友。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就变了味。

 

职业联盟一炮而红,以至越来越红成为全民关注的一件事,大漠孤烟自然不可能再随意出现在网游中,战队逐渐成熟,各种训练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大漠孤烟有了新的高塔,更加不可能出现在网游里跟一叶之秋再杀四方。

 

韩文清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也是一个敢于给自己制定目标的人。

 

目标可以带来更大的动力。

 

嘉世越爬越高,叶秋的实力愈发强悍,两连冠拿下手,野心勃勃想要再次捧起荣耀奖杯。

 

告白什么的,就等先狠狠从叶秋手里抢下冠军再说吧。

 

一个冠军都没有,韩文清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拿下叶秋。

 

冠军,叶秋,都要拿下。

 

然而第三次,荣耀女神再次眷顾了叶秋。

 

 

 

 

不知道等此刻等了多久,反正终于是等到了。手中的奖杯隐隐发烫,荣耀戒指躺在掌心安静地配合着头顶炫目的光闪闪发亮,冯主席微秃的头顶从最左晃到最右,场内的霸图粉丝都有一股大仇已报的感觉,嘉世的队员在副队长的带领下跟他们握手祝福,但是没有那个家伙。

 

颁奖终于结束,韩文清独身一人来到他第一次看见叶秋时的地方,果不其然,那人又猫在垃圾桶旁吞云吐雾。

 

叶秋听到脚步声随意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韩文清揣着口袋的手有点汗湿。

 

“你每次打完都要抽吗?”韩文清问。

 

“啊,”叶秋应了一声,“打游戏时不让抽太难受了,感觉脑子都缺点灵光。还没庆祝你夺冠呢,怎么样,好不容易从哥手里抢个冠军,激动吗?”烟才刚抽没几口,叶秋转过身,背靠墙壁,手上的烟亮着零星火光,对面的人从嘴里吐出的烟里慢慢变得清晰。

 

“应该的,这个不如另一件事让我激动。”韩文清沉着回答。

 

“哦?”叶秋的嘴角慢慢弯起,韩文清总觉得叶秋貌似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他也就不含糊,直接走过去环住叶秋的腰就吻了下去,还没等完全靠近,叶秋就顺势贴了上来,无比配合地和他接吻,嘴里蔓开一股烟草味,韩文清却头一次觉得味道还不错。

 

手头的烟烧到了尽头,略微漫长的吻也被韩文清打断,叶秋把烟按了舔了舔嘴角,似是在慢慢回味:“现在够激动了吗?”

 

韩文清微微低下头和叶秋额头相抵,眼里平静地看不出一丝波澜:“你认真的吗?”

 

叶秋从来不是怕韩文清的人,此刻也只是眼含了笑意朝韩文清眼底扔出石块想要溅起波澜,又凑上前轻轻啄了一口韩文清的嘴角:“你让我等久了。”

 

波澜一圈一圈荡开仿佛无法停止,头顶的灯不知为何突然灭了,空间陷入黑暗,韩文清抱住叶秋,感觉到背上也被一双炙热的手搂住,连黑暗都挡不住喜欢的人身上的光:“现在够激动了。”

 

 

 

 

一叶之秋:你在哪?

 

大漠孤烟:训练室。

 

一叶之秋:有人吗?

 

大漠孤烟:没有,直接上来。

 

大漠孤烟:就算有人你会怕吗?问这没意义的。

 

一叶之秋:嘿,这不是给你个面子象征性地怕一下嘛。

 

叶秋退了QQ,看着对面仍然处于满脸“这人居然没手机还拿着韩队的卡”的震惊状态朝人笑笑,又挥了挥手里的卡:“谢谢你的电脑,我问到了,那我上去了啊。”

 

保安呆愣地点点头,头脑里还满是疑问。

 

韩文清给了张自己备用的出入霸图的卡给叶秋,预防自己不在时叶秋也能进去。现在第五赛季过半,两人恋爱也有些时日了,平时远距离,偶尔打比赛放假见个面,空闲时网游里小号一起飞,再加上天天聊天,倒也不觉得寂寞,热恋期不像其他人那么轰轰烈烈,却也足够甜蜜——起码对于两个游戏宅男来说是这样的。

 

叶秋修了个小假,和韩文清说了一声就飞来了Q市,被保安拦住是口袋里掏出韩文清的卡直接说找韩文清,还顺便问了句他现在在哪,小保安看着韩文清的卡从一个陌生男子口袋里掏出还没回过神,嘴巴却无比实诚的说了不知道。叶秋思考三秒看到里面有电脑,走进去一看桌面,有QQ,那就成了。

 

随口说了声借下电脑给我上个QQ找你们韩队,问到地点后飞速下线,免得被身强力壮的小保安发现他是叶秋,然后道了声谢就哼着歌光明正大进了霸图大门。

 

训练室的门响起,被小心地拉开一条缝,叶秋露了个眼睛在门缝中,接到了韩文清的一记眼刀:“还不进来?”

 

听到他这么说叶秋也就大大方方开了门走了进去,仔细环顾了下霸图训练室的四周环境,嘴里啧啧称奇:“霸图就是财大气粗,训练室都这么不差钱。”

 

“明明跟嘉世差不多。”韩文清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走到旁边的叶秋。

 

“练习啊,”叶秋瞄了眼屏幕后就挺直了身,靠着桌子看后面墙上挂着前不久刚刚夺冠的他们的合照和旁边摆放的奖杯,照片了正中央的人就算夺冠脸也没有温和多少,还是那么严肃,“其他人呢?”

 

韩文清:“被老板叫走了。”

 

叶秋问:“那你怎么不用去?”

 

韩文清起身去给他倒水:“老板先跟我说了,叶秋,你喝水还是茶?”

 

“有可乐吗?”叶修摸着下巴,“你怎么还叫我叶秋?”

 

“别喝那么多可乐,”韩文清给他倒了杯水,放到旁边,把叶修圈在怀里,“习惯了,反正叶秋叶修都是在叫你。”

 

“呵呵,”叶修把韩文清外套拉链突地拉到上上面,“床上不见你叫叶秋。”

 

“那还是得分分清楚的。”韩文清一脸正经。

 

既是情侣,两人又不是脸皮多薄,一个眼神对视心领神会就可以亲到一起,循序渐进的吻在安静地训练室中迸发出火花,粘腻的水声听着就让人耳朵发痒,在偌大的训练室里仿佛还有小小的回声。

 

揪着拉链的手把拉链重新拉到腰处,另一只手凑上前掀开外套钻了进去,两只手贴着黑色T恤勾着韩文清和自己更加贴近,手的温度透过衣物和底下的肌肤相呼应,一时间感觉训练室里的空调都不够凉快。

 

温度逐渐升高,许久未见的想念融于吻中在你来我往中被细细传达,抵过满腔肉麻情话,可算找到点热恋期感觉的两人都舍不得放开难得的感觉,自然也无暇去注意周围的情况。

 

霸图训练室的隔音还是很好的,不仔细听是听不见门外的声响的,更何况还是两个正在亲密交流的人,所以当门被推开的时候,门外的人傻了,门内的两人……差点没咬到舌头。

 

饶是叶修脸皮稍微厚一点,也架不住那么多道探索的目光,身体还贴在一起,头却无比做作的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灯有点刺眼呢。

 

还是张新杰心理素质强大,不愧第一年打职业联赛就扛得住压力协助霸图拿下冠军,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朝他们点点头,礼貌地问好:“队长,叶秋前辈好。”

 

叶修使劲推开了点韩文清,稍微站在韩文清后面一点,面朝着门外的霸图队员们,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暴风,虽然叶修脸上没什么变化,耳朵终究是红了的,他拿起桌上的水冷静地喝了一口后才开口:“小张好啊,好啊,你好我好大家好。”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面朝霸图,春天跑了花都萎了。

 

可算是被张新杰敲醒了,队员里算是后辈的一起开口跟叶修问了好,叶修架着韩文清在他身后一点踮起脚使劲挥手,热情地仿佛回了自己家,还操起了冯主席的风格:“好好好,大家好!”

 

韩文清肩膀用力把叶修的手给抖下去,眼神镇压开始撒欢的人:“去我房间等我。”

 

霸图队员:……

 

原来队长也会说这种话呢。

 

原来队长也会撩人呢。

 

原来队长说这种话还是很苏的呢。

 

……个鬼啦!为什么可以面对叶秋说出这种话啊!?应该说,到底为什么在接吻啊!?那可是我们的死敌!死敌!死!敌!啊!

 

队长和死敌在接吻然后还约着房间再战我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比较低调在线等挺急的。

 

叶修点了点头,不怕事大地接上:“好,我在房间等你。”等你两个字被刻意压低了声线,在旁人耳里就是慢慢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叶修还伸手把韩文清的拉链拉到他原本规规矩矩的模样,手离开时还刻意划了一下。

 

然后趁着韩文清黑脸前火速消失。

 

出门时还热情鼓励了一番霸图群众:“加油!好好训练!我看好你们!”

 

看透一切的张新杰代替好奇心慢慢的群众发声:“队长,你们……”

 

韩文清点点头:“是,现在还没想公开,也请你们保密一下了,接着训练吧。”

 

队员们整齐地应了一声,心中百感交集地继续回到位子上训练了。

 

虽然是死敌,虽然战了很多年,可是刚刚看起来,队长和死敌还挺配的,不如说,这世上大概也只有队长可以镇压住这个妖孽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让队长为民除害吧!

 

一定不要散。

 

想通了的众人深呼吸一口气准备继续训练,角落却猛地爆出一句话,把正在喝着刚刚叶修没喝完的水的韩文清呛了一下。

 

“队长!干死叶秋!”

 

脑海中被叶秋支配的恐惧还有印象,训练室突然就开始欢脱起来,一人一句干死叶秋吼得热热闹闹,这种别样的祝福,韩文清还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最终,他也只是挥起了右手,一如往常:“好,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

 

感谢叶秋前辈,今天的霸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团结高度和热情。

 

张新杰在小本本上如是写下。

>

所谓死敌,大概就是可以在训练室亲亲的关系吧。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霸图队员含泪说到。


 

 

 

Fin.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39)
热度(348)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