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软肋

还一个点w @放开那只苏先生让我来! 





 

“生病的时候很容易露出软肋的。

 

尤其是你心里有人的时候。

 

只要他不在了,就会觉得天要塌了一样。”

 

 

 

 

 

韩文清打开家门时差点没冲进厨房拿把刀。

 

客厅乱糟糟的,电视机下方的柜子跟茶几抽屉被翻得乱七八糟。

 

进贼了?

 

叶修呢!?

 

韩文清急忙把包一扔脱了鞋,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跑上楼去找叶修。

 

打开房间门,果不其然房间也是乱乱的,有几个抽屉还来不及合起来,里面原本放着的东西也被翻得有如狂风刮过。

 

床上鼓起一个大包,空调冷的刺骨,韩文清眉头一皱,掀开被子一角,刨出睡得不知天昏地暗的叶修,手掌贴上叶修不知是闷得还是怎样而泛红的脸。

 

“叶修?”韩文清的手抚上叶修发烫的额头,确认对方只是在发烧中熟睡后稍微松了口气,而睡得很难受的叶修因为额头突如其来的凉意舒服地蹭了一蹭。

 

韩文清稍微用劲把叶修摇醒,迷迷糊糊的叶修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就被掰直盖好了被子,空调也被关了。

 

“你发烧了?什么时候的事?家里为什么那么乱?你怎么没吃药?”确认对方没有大碍,韩文清稍烧松了口气,然而对方此时的状态也并不好。

 

叶修头疼的皱了皱眉,鼻子塞得呼吸不畅,他不得已大口的喘着气,话语间带着浓浓的鼻音:“只是感冒,老韩你一回来吵得我头疼,我找不到药,我翻遍了,都找不到。”

 

韩文清撩开叶修微微汗湿的刘海,再大的火气此时也发不出来:“上次不是跟你说了我放在储物间了吗,嘴上应着好听结果一点都没听进去!感冒多久了?”

 

叶修稍微瞪大了点眼睛,似乎在思考今天是何年何月何时,然而一片浑浊的脑子让忘记此刻的自己身处后年马月。

 

春夏交接月时的夏天来得悄无声息,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温度就仿佛见到了所爱,心中小鹿乱撞,止不住的噌噌地往上爬去。

 

韩文清因故要出差近半个月,叶修一个人在家放飞自我,空调24小时全开,冰箱冷冻室塞了一堆雪糕,每天日常就是吃饭睡觉咬着雪糕打荣耀,还带空调加成,就差没在嘴里高呼一声“岂不美哉”。

 

然而天气的变化总是猝不及防的。

 

春天貌似还想再多留一会,猛地杀了个回马枪,淅淅沥沥的雨下了几天,温度又降了下来。

 

叶修打开冰箱发现雪糕没了,掏出根烟叼着拿了钥匙就准备再去买一些,出门后点了火,猝不及防被吹来的一阵风吹起一身鸡皮疙瘩,仍然没事人一样地走了。

 

再强悍的人都奈何不了突如其来的病毒入侵,何况是叶修这个不爱锻炼的人,更何况叶修很久没感冒了,一下子来势汹汹,竟是比往次都还要严重。

 

韩文清见他想不起来,拿出手机就翻到通讯录的一个号码,直截了当地打过去问了个清楚。

 

“喂,是我,韩文清。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叶修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去抢boss的?”

 

“那叶修是什么时候没有上线的?”

 

“好的,麻烦你了。”

 

一个电话打给蒋游就什么都清楚了,韩文清的火气更大了,一个星期前还在带队抢boss,五天前就再不见叶修上线,可见叶修得多难受,还不去医院?

 

“我最后问一个问题,你这些天有好好吃饭吗?”韩文清死死盯着床上仿佛随时又要睡回去的人,好像要从那人身上盯出个洞来。

 

“有,”叶修不舒服,翻了个身把韩文清的手往自己脖颈处带,“有叫外卖,都是叫粥,不过吃了几次方便面。”

 

触及之处的皮肤滚烫无比,韩文清暗处叹了口气,顺着叶修的意思在他脖子处来回抚摸,算了,有吃总比没吃好。

 

但是这个温度,恐怕不去医院不行。

 

当机立断,韩文清走去衣柜找出了一套衣服,一边翻着一边叫叶修:“别睡了,起来,我们去医院。”

 

叶修应了声,废了老命挺坐起来,差点又被沉重的脑子带回枕头上。

 

韩文清也不指望叶修那种状态能一个人好好换好衣服,拿着衣服过去就帮着人给换好了,又给叶修带上个口罩,然后拉着软趴趴的叶修出了门。韩文清怕叶修不舒服,放弃自己开车的想法,叫了辆车就在后座让人靠舒服了才跟司机说去医院。

 

即使是工作日,医院里的人也很多,可见突然降下的温度让许多人都意外感冒了,整个大厅都有打喷嚏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像在接力一样。

 

挂的号还有些时候要等,韩文清和叶修坐着在等,刚回到家时还没发现,现在韩文清才感觉叶修一直在咳嗽,咳得狠了还会眼角飞泪,韩文清又起身去给他买了瓶水,看着人喝了好几口喉咙舒服些了,才把水放到旁边。

 

“老韩,”喉咙还有点刺痛,叶修又清了清嗓子,“你没生气吧?”

 

“气,”韩文清深深吐出一口气,“气得我要爆炸了。”

 

“唉,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你不能那么小家子气。”叶修刚说完,又开始猛烈咳嗽了起来,喉咙狠狠刺痛了起来。

 

韩文清连忙帮着拍着叶修的背,然后扭开水递给他:“你现在给我闭嘴,教训你的事以后再说。”

 

好在到叶修的号了,韩文清把叶修卷起的衣服下摆拉好,推着叶修的腰走了进去。

 

年迈的医生透过镜片抬眼看了眼叶修:“感冒了?”

 

叶修点点头:“嗯。”

 

老医生摆摆手要叶修坐下,问了姓名年龄等问诊单上要填的问题后拿了根体温计让叶修自己夹好:“什么时候的事了?把手放着,口罩摘下我看看。”

 

“大概一个星期吧,我也记不住了,突然就来了。”叶修摘了口罩后老老实实地把手放在上面。

 

医生把完脉,又拿着压舌板和手电筒指挥着叶修:“张嘴,啊——”

 

叶修:“啊——”

 

医生又给叶修看了看其他地方,才叫叶修把体温计给拿出来:“烧的有点高,有点严重啊,不要仗着自己还年轻就不把感冒当回事,你再晚来就该肺炎了。”

 

韩文清搭着叶修肩的手狠狠掐了他一下。

 

叶修龇牙咧嘴地问医生:“那我还能好吗?”似乎是不满意叶修的话,肩上的手又掐了一下。

 

医生瞪大了眼睛瞪着叶修,似乎也不喜欢叶修的问法:“什么能好不能好,感冒又不是绝症!要吃中药还是西药,打针吗?”

 

叶修不想喝苦苦的中药,也不想韩文清天天和他一起闻着苦苦的中药:“西药吧,怎么快怎么来,您看着办。”

 

医生似有若无地应了一声,然后把单子写好,交给叶修:“今天就挂几瓶水吧,然后带些药回去吃,必须吃饱肚子后十五分钟才能吃药,多喝温水少吹空调,生冷的东西也不要吃,最近几天吃清淡些,不舒服了及时回来。”

 

“好的,谢谢您。”韩文清把口罩收好,叶修也跟着韩文清道了声谢,两人才去离开。

 

韩文清去帮叶修去楼下拿药,叶修一个人先在输液室等护士,这间输液室还没多少人,除了叶修就只剩一对情侣在那。叶修本来也不在意,无奈正好和情侣坐对面,情侣的一举一动叶修闭着眼都能看到。

 

对面的护士在给女生换药水了,女生的手背上开始回了点血,男生紧张地有些手足无措,护士倒是习惯的很,换好了药水说了句没事的就走了,离开前还要叶修稍微等一下,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回过头来就看见女生撒娇般冲男生喊着疼,男生小心翼翼地凑前去对着女生插针的手呼了呼,言语间满是宠小孩般的疼爱:“乖啊,我吹一吹就不痛了。”

 

女生看着男生紧张的样子咬着唇憋着笑意,两个人对视后又头贴着头说起了自己的悄悄话,丝毫没有一点别人能融入的空间。

 

内心仿佛被丢了个小石子激起一层层的小涟漪,叶修觉得自己病糊涂了,大概是此刻韩文清不在,他一个人总比韩文清陪着他时更注意些周围的环境。

 

护士终于推着好几瓶大小不一的药水过来,熟练地开始配药:“打左手右手?”

 

叶修不带犹豫的:“左手。”话音刚落,韩文清拎着药来了,还多买了几瓶水,然后把东西在旁边放好后坐到叶修旁边。

 

冰凉的针穿过皮肤深入血管,药水还没滴下来,几乎是立刻就开始回血,这还不是问题,等到药水开始往下滴,冰凉的液体争先恐后地往血管里挤,再加上是椅子的扶手凉,手背即刻就泛起一股冰凉的刺痛感,叶修的眉头紧跟着微乎其微地皱了下。

 

“好了,不要因为赶时间就把液体滴落的速度调快,不要乱动小心走针回血,有问题或者药水快没了就按铃或直接来叫我们。”护士交代完注意事项就推着车走了,韩文清朝人道了声谢,又伸手碰了碰叶修的手边缘。

 

好凉。

 

“你等我一下。”韩文清起身,脱下外套盖在叶修腿上。

 

“你又要去干嘛啊。”叶修抬头看着眼前准备走的男人,脑海中不自觉地就浮现出刚刚看到的画面。

 

怎么突然地就有点……委屈?叶修否定了这个想法,把他归类为“感冒不舒服想睡觉然而我没有靠枕”上。

 

“没,怎么了?你想去厕所?”韩文清蹲下身,微微抬头看着叶修因为感冒而有些湿润的眼睛,眼看着对方要回答结果鼻涕先流了出来,韩文清从口袋中查处一张纸捏住叶修的鼻子,“快,擤擤。”

 

叶修用力地擤了一通,还要抽空说话:“我觉得你不爱我了。”一句仿佛女生喜欢的肥皂剧的台词带着鼻音从纸巾里飘出来,让人觉得委屈的像在撒娇。

 

“乱说什么,”韩文清把纸巾丢掉,低下头就要去亲他,叶修怕传染他,连忙一个扭头,轻轻的吻就落在了嘴角处,“别想多了,很快。”

 

算了,韩文清和对面那种小男生不一样。叶修想着,点了点头,韩文清走出门时还打了个打喷嚏,然后自食其力的把韩文清上衣口袋里的口罩戴上了。

 

这种情况太不对劲了。

 

自离家后多久了,生病也是有的事,自己扛过去也好,来医院也罢,从来没有哪次像这次一般不想自己呆着。人本来就是孤独的,孤独也曾经是自己的常态,那怕生病,叶修也是一般不会告诉苏沐秋跟苏沐橙,明明就很习惯了,怎么这次不行了呢。

 

离家带给了他坚实的铠甲,让他在独身一人时可以百毒不侵,可是现在铠甲不在了,被韩文清破了个口,然后给了叶修眷恋的温度,让叶修里应外合地和韩文清一起把铠甲一寸一寸打碎了,露出所有的软肋和他相拥。

 

大概是比自己所想的还更要眷恋身边有人时候的感觉了。

 

习惯了独身一人,再到习惯了身边有人,以至于没有他就不行,不是他就不可以,尤其是在生病的时候,这种想法像是被放大加粗,在心底处于一个更加显眼的位置。

 

这种事情,不是在生病的时候是想都不会想的。

 

也多亏生病,让他软弱了一把。

 

这头的胡思乱想还没结束,那头的韩文清已经回来了,坐到叶修左手边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热水袋,然后让叶修的手搭着它,暖意瞬间就冒了上来。

 

“刚刚看你手凉,记得以前来医院时看人用过,就去买了,充了会电等它散点热稍微有点慢了,还痛不痛?”

 

原来他注意到了一下下的皱眉吗?

 

好像所有的牛角尖都找到了出口,所有的胡思乱想都被一一缕清,因为感冒而浑浊的脑子也瞬间明了,他的老韩,从来都是只做不说的人啊,他的情爱,早就被他融成一点一滴交汇在与他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了,所以觉得理所当然,所以觉得好像不在,但是又一点一点跳动着,被发现时热烈到要撑破自己的心房。

 

叶修摇头,舒坦的笑容口罩也挡不住,靠着韩文清的肩膀就像浮沉中抱住了浮木:“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从医院出来时已经快八点了,叶修开始输液没多久就睡得不省人事,韩文清半搂半牵地把人带上出租车,心想着回家煮粥就可以解决晚饭了,还要收拾屋子。

 

到家附近得下车的地方,韩文清给了钱下车,拉叶修出来后要人站好,然后半蹲下身要叶修爬上去,背起人就往家里走。

 

“老韩。”叶修叫他。

 

“嗯。”韩文清应了声,就算是常锻炼背个大男人也还是有点难度。

 

“我下午说错了,你没有不爱我。”糯糯的话被颠得一颤一颤地在耳边响起,越讲越小声,也好歹是说完了才睡回去的。

 

闷热的风吹过,让叶修柔软的头发在韩文清脸边擦过,留下痒痒的触感,韩文清的回答带着毋庸置疑的笑意被小声地被吹散在天地间。

 

“废话。”

 

 

 

 

Fin.


小心不要贪空调感冒哟w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52)
热度(384)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