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冠军与你 05.





*有私设

*算是小私心的产物

*相关内容全是我胡邹的别信。






05.

 

 

 

不知道是不是队伍玩得有点久了,工作人员没有注意就把场馆内的大灯都关了,走出场馆的特别通道黑的要命,前面一堆人以打头阵的三个人举着开着手电筒的手机,后面拖拖拉拉开起了火车,根本不像是刚刚意气风发拿了冠军的一群人。又不知是谁的嘴贱又快说了个鬼故事,吓得一片哀嚎,几百米的通道走了好久,一下哭叫着要前面三个先别走,一下又吼着走快点走快点。

 

好不容易要到了尽头,叶修就想跟上前面的人上车,却被后面突如其来的手捂住了嘴,要不是怀抱太熟悉,险些他就要狠狠一口咬在那只手上。

 

被带着上了另一辆车,被松开口的时候,叶修就算不明白情况,也还是乐得开口调侃韩文清:“干啥呢,绑架啊?赎金要多少啊?要人要钱还是要命啊?”

 

“有你那么多嘴自来熟的人质吗?”韩文清看了一眼还歪歪扭扭靠着车窗的叶修,伸手把人掰直了,又给人把拉扯间松了的围巾重新绑好,末了还有心情自我调侃,“哪有那么好的绑匪,还给你整理仪容的。”

 

“你啊,不就你吗?”看着比自己稍大些的手灵活的绕来绕去,绑好后叶修也不客气地靠在了绑匪的肩上,也不关心自己要被绑去哪,象征性地问一下,“黑脸绑匪,你要把我绑去哪?”

 

韩文清慢条斯理地看了眼手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才应了叶修:“绑匪没有那个职业道德告诉你。”

 

叶修嗤地一声笑了出来:“那你还没说赎金要多少要人要钱还是要命啊?”

 

本来靠着的手臂稍微动了动从背后钻了过去搭在腰上,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些,韩文清顺着改变了一下坐姿好让两人舒服些,才说:“反正都是我的。”

 

叶修下车后才愈发觉得不对,韩文清直接一拖把他拖来了机场,夕阳的余晖打在地上,延伸着直到机场内,本来像是一条指引的路,叶修却偏偏觉得有些找不到方向。

 

韩文清给了车费,下车看了一眼就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了,过去拉了人的手,韩文清带着他往机场走:“跟我走就对了。”

 

突然被拉着走,叶修紧忙小跑两步跟上韩文清的节奏,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去哪啊你也不跟我说,不对你认路吗?别飞着飞着迷路了我们直接就飞回中国了。”

 

韩文清想扶额:“飞机怎么飞着飞着迷路?你还有脸说我路痴?”

 

刚搬新家的时候叶修好久都记不得路,韩文清凭借着晨跑很快就记住了周围的地形,但是叶修不一样,叶修天天就宅在家里。叶修没事干的时候,一个月单独出门五次,六次都要打电话叫韩文清来接,有时候粗心没带电话还得到处借别人电话,就算有时候跟着韩文清出门,一个思想跑小差的功夫,叶修就会落在后面,甚至看不见韩文清了就开始自我发挥找路。

 

“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心灵感应能让你找到我。”叶修在又一次被抓到后一本正经地跟韩文清解释说。

 

韩文清气得要打他:“你就不能好好跟着我而不是走丢了后找了个小姑娘似的接口吗!?”

 

毕竟是战术大师,叶修之前不走心,差点把人惹火了后也稍微上了点心,再一起出个几趟门,很快也就记得了路。

 

飞机穿过被夕阳染红的云层开始飞驰,在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飞行线,叶修看着慢慢泛起点点火光的城市就开始犯困,眼睛一闭就想睡觉,却被人掐了手背。

 

“很快就到,别睡了,免得等会更困。”动手的人这么说到。

 

不睡觉就打架。

 

两个人你来我往,装模作样的打来打去,在过道对面的人眼里就是打情骂俏,对面的两个女生看着两个人只是互相在动手也就准备看书,没想到一个低头叶修就开始上脚,却被反压住。

 

“这会儿精力就有了?”韩文清压低嗓音问。

 

不说精力还好,一说叶修又泄气了,任由韩文清压着脚,开始跟人东南西北瞎聊。

 

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时间过得也快,蹭着夕阳还在晕染大地的一点点小尾巴,叶修跟着韩文清下了飞机。还没看清这里是哪里,叶修就又被雷厉风行的韩文清带上了计程车,出发前往未知的地点。

 

周围的景色在不断变化,夕阳的小尾巴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街道亮起的街灯,飘舞的雪花以及两旁建筑内点亮的灯,暖黄的灯光照亮雪花飞舞的轨迹,照亮城市,为急着回家的人们找到回家的路,找到等待他们的灯光。

 

终于到达目的地,叶修刚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皑皑白雪,以及被雪盖住的木屋,细碎的雪花洒落在叶修头顶,韩文清带着人走,两个人走了段路倒像是一起白了头。走进度假村的酒店办好了入房手续,两个人行李都没有就直接进了房间。

 

小木屋暖气充足,床的对面还有一个壁炉,在他们进房前就已经有人点燃了里的火,现在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火光让房间更是暖意如春。巨大的窗帘严严实实地盖住了边上的窗户,一张沙发床很奇怪地面向窗帘摆放着。

 

互相拍掉对方头顶和衣服上的雪花,叶修没一会就觉得热,三两下就把自己扒地只剩一件里衣,懒腰还没升完就被劈头盖脸地扔了件他刚脱掉的外套。

 

“别一下脱那么光,穿上,等会着凉了。”韩文清说。

 

叶修如言穿好了衣服,扣好扣子后问:“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哪里。”

 

“芬兰,圣诞老人村,今天刚好圣诞节。”韩文清一边脱着里面的毛衣一边说,被毛衣罩住头声音还有点闷闷。

 

“你怎么会想到来这里啊,”叶修原地转了几圈,把目标定为巨大且温暖的壁炉,走到壁炉那里好奇地摸来摸去,“我还第一次真的看到壁炉,之前跟沐橙看外国电影她就特别喜欢这个,说是很有气氛。”

 

“幸好今天是晴天,还挺幸运。”韩文清没头没尾地接了一句。

 

“什么?”叶修回头看他。

 

韩文清带着叶修走到沙发床边,直接把叶修推了上去,叶修刚想爆句粗,韩文清的手拉住旁边的拉绳,唰地一下把窗帘给拉开了,叶修的粗口也被堵着说不出来了。

 

占据整面墙壁的落地窗出现在叶修眼前,小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窗外的白雪覆盖住整个大地,连树肩上都零零碎碎落着雪,一望无际,活脱脱一个冬季王国,更美的是,此刻的天空。

 

青蓝的极光拉长了像是一条美极的绸带,在天空中漂浮着,翻滚着,拉长,拉款,虚无缥缈地存在着,好像下一秒就会破碎一样,但是又在空中努力地绽放着,在叶修眼里洒下一片星光。

 

连惊叹都忘记了,更没有感觉到不知什么时候被韩文清搂在了怀里,等到极光慢慢消失,叶修才回过神来。

 

“就是为了看极光来的?”叶修回头问他。

 

“算吧,那天说起要来丹麦,小姨说离芬兰挺近的,来了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极光。”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眼睛说。

 

“那要是没有看到呢?那不是白来了?”叶修笑着问他。

 

“没有看到就当来旅游了,去见见圣诞老人寄个信也不差。”反正最重要的不是极光。

 

是你,你在就比看到极光更好。

 

叶修笑着回过头继续靠在韩文清怀里,一边拉着被子把两人盖好:“你说还能看到吗?我都忘记拍个照了,这样说了谁信啊。”

 

“会有的,可以慢慢等,”韩文清说着,拉着叶修的左手,右手神奇地掏出一枚戒指,就在叶修眼皮底下把戒指套上了叶修的无名指,“可是这个等不了了。”

 

这大概比极光更令人惊喜了,叶修想,所以今晚是所谓的“惊喜之夜”?

 

“干嘛啊,就那么简单的吗?我能不能不答应。”叶修就这韩文清的手看手上的戒指,明明嘴上说着要拒绝,话语间又是黏黏的笑意。

 

“不可以,”韩文清吻着套上了戒指的无名指,“戴上了就摘不了了。”

 

“你的那枚呢,拿出来,”叶修朝后伸出右手,韩文清拿出另一枚戒指放了上去,抓着韩文清的左手准确地找出无名指,叶修一气呵成地把戒指给套了上去,一点都不浪漫,“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准备了有一段时间了。”韩文清看着两只带着戒指的左手,心中像是猛然安定下来,从此以后狂啸的大浪也无法掀起他一点波澜,因为他有了安定之处,他有了家。

 

准备了那么久,真正觉得不能再拖了还是因为小年轻情敌的一把助攻,让韩文清觉得这个人浑身上下就差一个标记了,一个完完全全让两人互相属于的,明显的标记。

 

“年薪那么高,都准备了那么长时间,也不给个钻啊黄金什么的,那么朴素,还什么都不说,我觉得我亏了。”叶修佯装苦着个脸。

 

韩文清要被气笑了,左手直接就上手抓住叶修的戒指:“那算了,你还是还给我吧。”

 

“既然如此我也勉强收下了。”一个急转弯连忙改口叶修揪着韩文清想动粗的手很是威胁,破有一股敢动就咬的气势。

 

手渐渐放了松,动作也慢慢变了味,像是叶修捧着韩文清的手搂在了胸前,两人此刻安静着,一时间房间里只剩柴火的噼啪声。

 

“叶修。”韩文清斟酌了一下,叫到。

 

“嗯?”大概是房间里暖,窗外景美,背后还有个靠垫,又了却了人生大事,叶修此刻舒服地不行,一个尾音绕着也带着藏不住的喜悦,相当勾人。

 

“我这一生就追逐过两件事,冠军与你。

 

拿过了国内的冠军,现在拿到了世界的冠军,所以就剩你了。

 

和你认识十几年了,也快赶上人生的一半了,在一起虽然没那么久,但是我想会越来越久的。

 

我只想和你一起过下去。”把手从叶修怀里钻出来,韩文清从后环抱住面前的家伙,靠着他的肩窝闷闷地说到。

 

“好肉麻,不过,”叶修顿了顿,用手盖上韩文清环住自己的手,戒指碰靠在一起闪闪发光,“真巧,我也只想跟你一起过。”

 

火光还在烧着,房间内的爱意比火光更暖,寻家的旅人找到了安定的所在,漂泊的小船寻得平静的港口,从此以后,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就是彼此的方向,总有一盏灯,为彼此照亮归家的路途。

 

第二天两人在圣诞老人村逛了个遍,最后的目的地是圣诞老人村邮局。

 

“我说,我们也寄一封吧,我给你你给我。”叶修跟韩文清提议着。

 

“行。”韩文清点头。

 

“那不许偷看的。”叶修说完就自己找了个角落猫着悄咪咪写信,一股子猥琐的氛围让韩文清不得不想那人是不是又在写一些没头没脑的东西。

 

各自一边写好了信,写好地址贴好邮票盖上邮戳,两个人一起投进了邮筒里,然后牵着手慢慢地往回走。

 

白白的雪地上留下两人并排的足迹。

 

那是走向未来的足迹。

 

人生很长,也很短,世上的人也很多,可是我就只看上了一个你,只想跟你过下去。

 

彼时追逐的冠军留在心底成为不可磨灭的荣耀,而如今追逐的你是我人生前行的方向。

 

那叫归途。

 

 

 

Fin.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25)
热度(120)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