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冠军与你 04.

*有私设
*算是小私心的产物






04.

第一场战役即将打响,会议室里的气氛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安静的空间里只剩墙上时钟的秒针在滴滴答答提示着时间的流动,大家仿佛都静止了般坐在位子上。

叶修推开门看了两秒,又关上门,扭头对韩文清说:“不知道是我进错门还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再开一遍。”

没有任何错误,再开门也还是这个样子,叶修和韩文清坐到位子上,看着中了僵直弹的一群人,思索着开口:“连对手都不知道就把你们吓得不会动了?”

“严肃,这叫严肃你懂吗?”黄少天甩了甩头发,又挺直腰板双手交叉放在桌上,严肃的说,“这可是国际赛事,输了丢的是国家的脸,这是可以忍的吗?不可以,所以我们必须严肃对待,你看我们的脸上,只剩两个字,严肃。”

“你还是不要严肃了,跟平常没啥两样,”叶修伸手敲了敲桌子,“比赛都打过千百场了,该怎么发挥你们最清楚,严肃没有用,拿出你们的专业素养来,把这场比赛当作普通的比赛来打,不要有压力。”

似乎是觉得这番话有理,严肃着的一群人卸下挺直的腰板,一个个开始活动筋骨放松着自己,气场却比严肃的时候更加锐利。

就好像刚睡醒的武者在准备着给敌人致命一击。

“这个感觉还差不多,”叶修点点头,“老韩有什么要说的吗?”

“就跟去年一样,去打败他们就好了。”韩文清简单粗暴地说。

“我们不就是为了打败他们而来的吗。”有人接了一句,问号结尾的语句却用着十足肯定的语气。

叶修看了一眼后面的时钟,站起身交叠着双手往前拉了一下,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去杀他个开门红。”

第三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五星红旗队的第一场比赛,对阵守时队,五星红旗队以不可阻挡的气势拿下了首场胜利。

“还不错,发挥的都还挺正常,小周下一场可以再放开点打,不要怕乱了黄少天的节奏,他会跟着你跑的,指不定他等一会就自己跑走了。”第一场比赛结束,回到会议室的众人立马先开起一个小会,针对刚刚一眼可以看出的问题进行小复盘。

“好。”周泽楷点头。

“孙翔还是别用太多脑,跟猥琐方打的还是不够,你只要打出你自己舒服的感觉就行了,不要去想套路什么的,这个你可以跟老韩学学。”叶修一手撑着桌子,一手用手指点击着桌面,想着之前记在脑子里的点。

“沐橙这次屏风炮差一点啊到时候正式复盘的时候自己看着,”叶修说完仔细想了想,应该没有自己丢掉的东西了,“这次对手状态不在之前的标准值上,赢了也只能说你们发挥没有太大失误,还不能试出水来,正式复盘的时候仔细看看,下一场,也赢下去。就这样,各回各家!”

韩文清洗完澡顶着毛巾出来时叶修已经坐在床上专心致志看笔记本里下载的视频。

腐国队的。

啧。

韩文清坐到旁边。

视频正好放到史密斯的地方,叶修还不断地拉回,重放。

啧。

明知道这是工作,韩文清还是止不住的内泛酸水。

“职业素质呢。”叶修头也不回。

“我没说话。”韩文清理直气壮。

“我听到你心里在啧了。”叶修笑看醋韩。

“我没有。”韩文清伸手擦头发,还在嘴硬。

“你来看看觉不觉得奇怪,”叶修把韩文清扯过来一点,要他一起看着屏幕,“这是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团队赛,我总是觉得,他可能在这一年接触了别的职业,有些感觉放在战法身上很奇怪。”

闻言,韩文清仔细看着叶修画出圈圈的地方,一遍一遍看着,琢磨着,跟叶修交流着,直到把视频彻底啃完,文档里记满了心得,叶修才合上电脑,躺到韩文清腿上。

叶修转来转去换了好几个姿势,总算找到一个躺着最舒服的姿势,偏偏手欠,要在人腿上掐来掐去,边掐还要嫌弃:“硬硬的,都不软。”

“你去找个软的。”韩文清划拉着手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才不要,我就喜欢硬的。”似是为了要证明自己话里真实性,叶修还在韩文清腿上蹭了蹭,鼻尖的热气都呼在韩文清肚皮上。蹭着就顺势换了个姿势,侧躺着背对韩文清,不安分的手还是在到处掐来掐去作乱。

韩文清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都要起来了:“别乱动!”本来憋的挺久的,两人再忍不住也就是互相摸摸没有真枪实弹来一发,这会还被摸来摸去,自己很难做到坐怀不乱。

叶修得了趣,转回来面对韩文清,动作间拉扯到睡袍露出胸前大片皮肤,伸长了左手顺着韩文清腿往上摸:“来不来,腿借你用要不要?”

免费大餐不吃就是傻逼,韩文清摁掉手机随手扔到一旁,就往叶修身上压了去。

“送佛送到西,这次不许喊停。”韩文清说。

大抵是想要促成三连冠的决心太过强烈,这次大家的热情前所未有的高,比赛一场比一场打得好,偶尔栽个小跟头,却总能及时爬起。

就这么在通往冠军的路途上跑着,斗着,人只要心态调整好了,就算失败了也受不到影响,在成功与失败中不停汲取着教训,然后继续加速奔跑,一群人终于跑到了冠军奖台的跟前,仅差一步之遥就可以捧起金光灿灿的冠军奖杯,只剩打败最后一敌——战斗名族队。

韩文清在这段时间以来跟叶修一起把战斗名族队的拳法师吃了个遍,上次碰到他们的时候五星红旗队惜败,这更是让众人重视起来,要想赢,就必须得硬过他们。

已经知道了最后一敌是战斗名族队,那么赛前会议就特别有必要了,韩文清作为拳法家战斗了十多年,所感所得都被毫无保留地告诉给可能上场的每一人,他对那个拳法师的感觉,他对那个拳法师的预测,种种,这是连叶修都想不到的详细方面,韩文清尽力地把每一个人拉入拳法师的世界。

“最后一战了,你们+2吗?”喻文州问,喻文州一直觉得,叶修和韩文清的状态不像退役许久的人,两个人就算退役还天天泡在荣耀里,叶修更甚,趁着没有比赛可以打,把各个职业的新大招磨了个遍,重新更新了荣耀教科书的知识,还摩拳擦掌想着新组合,两个人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作退役选手,练习手操一样不落,就这个状态直接上去打,可能比起他们上场更不具备风险。

只要他们说要上,没有人会拒绝。

嘴上说着不会把位置让给两人,但是对于两人,大家都是服气的,更何况1v1的时候他们的胜率还差点。

大家都在等着两人的回答。

叶修扭头看了看韩文清,恰好撞上韩文清看向他的视线,四目相对的瞬间,叶修明白韩文清和他想的是一样的。

真不枉相识十多年,对彼此都太了解了。

叶修心下了然,看着面前十三个意气风发的后辈,笑着说:“我们就不上了,相信你们可以的,要拉退役选手来帮忙,你们不得被其他国家笑死,那你们就真得集体退役了好吗。”

韩文清弯起一点嘴角,没有说话。

底下的人听完前两句话还觉得备受鼓舞,一口气就想吼出来喊个必胜,气还没出来,就被后半句给憋死了,一堆人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眼刀频频飞给叶修。

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好好让人煽情一番!

“行了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叶修保持着笑容站起身,“最后一战了,每个人说个带胜字的成语加加油吧?”

肖时钦:“这个不错,我先来。一决胜负。”

喻文州:“肖队很应景啊,那我说——旗开得胜。”

王杰希:“我们绝对——稳操胜券。”

李轩:“我们的人——更胜一筹。”

孙翔:“呃……争强好胜。”

唐昊:“说的就是你。克敌制胜。”

楚云秀:“你是有多喜欢克,我们要当——常胜将军。”

苏沐橙:“唐队就是这样的人啊,我希望我们——同心方胜。”

方锐:“我可能有个弟弟叫方胜哈哈,那我就说——临机制胜。”

张新杰:“临机不太好,我们应该——胜券在握。”

周泽楷:“乘胜追击。”

张佳乐:“小周那个不错,借着上一场的胜利!那我就说我们——战无不胜!”

黄少天:“你们的语文水平就这样了吗!?本少说个最完美的,我们绝对要——百战百胜!”

韩文清:“就让我们此次之行——大获全胜。”

一圈人说完,目光集中在没说话的领队身上,叶修想了想,严肃开口:“就让我们,赢得胜利!”

“切!”众人不服。

“你那是成语吗!?”

“划水不要太严重!”

“我们都那么配合了你还这么乱搞!”

叶修啪地一声拍桌:“四个字的在我这里就是成语!我说得不好吗,又有赢又有胜利,我这是双重保障,你们有吗!废话少说,带上你们的成语,出发!让战斗名族队好看!”

“走!”赛前会议的最后爆发出整齐的叫喊声,推开门,奔赴最后的战场。

个人赛战罢,五星红旗队三比二暂时领先,此时的团队赛正打得如火如荼,黄少天又脱离了战场,五星红旗队切割战斗名族队成功,此时正努力加大两队之间的血量差距,同时想办法带走对方牧师。

对方流氓带着牧师跑路,却在拐角处被夜雨声烦堵个正着,夜雨声烦一个吹飞拆散牧师和流氓,不断将牧师与流氓拉远距离,王不留行心领神会,将剩下的两个人交给一枪穿云,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飞去,在空中将流氓一把扫在地上,随后又继续溜着流氓和一枪穿云呼应着会合。

台下的叶修和韩文清皱着眉看着场上的瞬息万变,握拳的掌心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老韩,后悔吗,后悔现在在场上的不是你吗。”叶修问。

“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韩文清握住叶修一个拳头,“我相信他们。”

就算没站在场上,现在也和站在场上没什么两样,他们都在同步感受着战斗中的紧张和一点一滴。

战至最后,双方各剩残血两人,拳法家血量稍占上风,两人战得胶着,每个人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胜负就在一瞬间。

王不留行躲开拳法家的猛虎乱舞,倾斜着飞上上空扔下熔岩烧瓶,随后放开了手脚,画面开始令人眼花缭乱起来,匪夷所思的打法,完全无法捕捉的轨迹,仿佛魔术一般的节奏和变化,王不留行和拳法家狠狠地战在一起。

王不留行挥舞着灭绝星辰扫在拳法家身上,拳法家被扫压在地上,终于是没再站起来,灭绝星辰的星光挥洒着铺满在王不留行周围,屏幕亮起的荣耀和星光一起,给王不留行最闪耀的祝贺和定格。

赢了!

场馆内爆发出激烈的欢呼,从选手席出来的几人按捺着激动和战斗名族队握手,该有的礼节都有了,没上场的人终于憋不住了,呼啦啦地全部跑上了台,一堆人跟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着挤在一起对王杰希七手八脚的感叹着。

主办方推着奖杯上台,一个一个跟他们握手祝贺,嘴里眼里满是对他们的赞赏和佩服。

“在世界的舞台上夺得三连冠,你们开创了盛世。”主办方毫无吝啬地夸赞着。

就要举起奖杯的一瞬,黄少天和张佳乐一个嘴快拦住了众人,然后飞奔下台把叶修和韩文清往台上扯。

“走走走害羞什么啊老叶你不是很厚脸皮的吗?”

“老韩也是难得来的一起上啊!”

众人心领神会,围着将叶修和韩文清包在中间,手搭着手架起一道彩虹般的桥梁,跟这叶修和韩文清一左一右举起那座想了很久的奖杯。

我们是冠军!

“也算是和你一起捧起冠军奖杯了。”叶修在韩文清耳边大喊到。

韩文清偏过头看着叶修神采奕奕朝观众摇晃奖杯的侧颜,极其小声地说了句,

“谢谢。”

谢谢你说服我来到这里。

谢谢你跟我一起走了那么久。

谢谢你此刻就在我旁边,温度都可以借由奖杯传到我心里。

黄少天本来还在跟观众一起欢呼着,搭着张佳乐的手移到他肩上,余光一瞟却看见张佳乐哭了。

“我靠你不是吧都拿几次了你怎么现在才哭!”黄少天惊,手在口袋里摸来摸去就是找不到纸巾,一慌神扭头钻喻文州怀里摸来摸去。

“少天……我们还在台上……”喻文州被突如其来扑了个满怀,搭着黄少天的肩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是的队长!!”黄少天急得冒汗,“我只是想找你的纸巾!纸巾啊队长!你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当众脱你裤子!”

喻文州哭笑不得拍开黄少天的手,掏出纸巾递给他:“那你早说啊直接上手干什么。”

“这不还想顺便吃个豆腐嘛,”黄少天拿走纸巾扯出一张胡乱就往张佳乐脸上呼去,“诶快擦擦擦擦,怎么还在哭啊你,真的有那么感动吗,你冠军和我拿的差不多啊怎么就这么激动呢,扎了个小辫子是不是有小女孩的气质呀,要不我也扎一个啾啾跟你一起哭?不然台上就你一个哭多孤独啊你说是不是。”

张佳乐接手黄少天的纸巾在脸上把眼泪抹掉,气冲冲地瞪了黄少天一眼:“你好烦啊!你怎么那么吵!”想感性一下都不行的。

黄少天莫名其妙:“我在安慰你你还这么凶!你这样我要去揭发你的恶行了啊我告诉你,我拍的粉丝后援会不会放过……卧槽你干嘛!吓死个人了!”黄少天话都没说完就见张佳乐用力地举起了右手,从黄少天脸边擦着过去,差点没给黄少天来个上勾拳。

粉丝看到了张佳乐举起的右手,纷纷举起右手呼应,台下的某个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一只右手用力的举起,可能没人注意到,但是张佳乐看到了。

庆功宴的酒店在五星红旗队夺得胜利的那一刻就准备好了,结束了在场内的狂欢,在这几个月奋不顾身拼命的一群人来到光辉靓丽的酒店,准备好吃好喝好好狂欢一场。

一堆人都在位子上坐好了,才发现还有两个空位。

韩文清和叶修不见了。


TBC.

还有一章 没想到吧.JPG
猜猜他们去干嘛 猜对
也没有奖w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13)
热度(61)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