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冠军与你 02.

*有私设

*算是小私心的产物

*本章有一句话双花昂

 

 

 


 

02.

 

 

监控室里的冯宪君看着屏幕一遍啧嘴一边摇头:“小年轻就是好啊。”感叹完了扭头又跟随行的助手说道:“这叶修,之前还跟我说不一定能办得到,现在呢,亲两口就完事了!”

 

主席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一切尽在不言中。

 

会议室里,搞定了韩文清的叶修很是无聊,一身子懒劲儿又爬了上来,整个人跟摊水一样赖在韩文清身上,韩文清推都推不开——虽然也没用力。

 

成功守护住宝座的叶修得瑟地开始前后晃脚,对于已经承受了两个大男人的椅子这明显有些过火,韩文清频频感觉到椅子配合着叶修晃脚的频率在往后摇,仿佛下一秒就向后倒去。

 

忍无可忍,韩文清调整坐姿,把人又搂紧了一点,掐着叶修的腰警告叶修:“多动症吗!?不许动!”

 

“哎,”叶修随口应了一声,晃动的幅度稍微小了一些,椅子明显也安分也许多,又说,“我们走吧,好无聊啊在这里,又没有账号卡打不了荣耀。”

 

“那你想去干什么?”感觉着椅子没有向后倒下的危险,韩文清也就任由叶修去了。

 

“去找王大眼或者老孙小楼啊,蹭个饭还能打荣耀,他们那肯定不少账号卡,跟主席吃饭啥都没有。”叶修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地说着。

 

韩文清想了想,主席的重要性不如有荣耀打,于是拍拍叶修:“起身,走了。”

 

叶修从善如流地战起来,等韩文清跺跺被叶修坐到有点麻的脚,牵着人就走了。

 

监控室里喝着茶的冯宪君一口茶差点没喷在显示屏上:“不是说好一起吃饭吗!?我位子都订好了两个人怎么就不见了?!”咆哮完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上面短短一条信息在锁屏上直接显示。

 

韩文清:主席啊我和老韩走啦。

 

冯主席揪心,肯定是叶修出的主意!这一天天的,大起大落的,以后不能愉快地跟叶修共事了。

 

叶修联系了王杰希,却得知王杰希带着微草队出去聚餐了,王杰希表示两人想来也可以,叶修想着不要带着韩文清去吓到小朋友,扭头就奔去了义斩。

 

楼冠宁一行人刚好也有个酒会,接到电话当即表示要回去招待两人,叶修连忙拒绝,声称一顿饭孙哲平还是请的起的不麻烦他们了,再三强调下次再约楼冠宁才应下挂了电话。

 

孙哲平接到电话衣服都不换就下了楼,T恤沙滩裤人字拖,随意地不得了,三个人也不是不熟,碰面后简单打了个招呼,孙哲平就带着两人去了一家外面看着就金灿灿的酒店。

 

叶修十分疑惑:“以你这穿法这家店让你进吗?”

 

孙哲平:“开玩笑报了老子大名还敢不让我进?黄金VIP不是开玩笑的好吗?”

 

叶修:“所以你是怎么爬到黄金VIP的?”

 

孙哲平:“张佳乐喜欢这家店的香芋酥来着,来多了就是了。”

 

叶修:“酷。”

 

韩文清配合到:“服。”

 

孙哲平:“老韩你都跟他打配合?”

 

叶修笑,“嘴炮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说完扭头又对韩文清说,“我可太省钱了。”

 

孙哲平皱眉,脸上表情嫌弃到了极点:“拉倒,年薪第一人都有了你还羡慕什么?”

 

韩文清:“现在不是了。”

 

叶修怒拍桌:“戳到我家文清伤心事了!你给我道歉!”

 

韩文清怒,这算什么伤心事!举起手作势就要打叶修,叶修一看那巴掌就跑路冲去了洗手间,孙哲平拍腿笑到肚子疼,直呼叶修活该。

 

笑完了又看向韩文清,收起了玩味,孙哲平开始和韩文清随意地聊聊天:“退了两年了吧,还习惯吗?”

 

韩文清放在桌上的右手食指在桌上一点一点地,仿佛手里还拿着个鼠标,眼底有着一丝怀念:“有什么好不习惯的,没离开过。”

 

可是还是怀念的,那段为了追逐冠军而拼命的日子,失败了说声我们明年再来的日子,一年一年往复都不气馁的日子,自己很有冲劲仿佛没有老过的日子,倾注了自己全部青春的那段日子。

 

可是时光岁月很无情,它们不像文艺句子里那么温柔,你觉得自己没有老,但是一点一点操作上的表现还是会出现端倪,时光岁月就是在客观地对你说:“嘿,你老了。”

 

韩文清很不服,老不老,该由自己决定,你跟我废什么话?

 

于是在十一赛季,他决定再年轻一次,再拼,拿下冠军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不老的句号。他也这么做到了,用自己的拳头,粉碎了那面嘲笑他老了的石墙,狠狠扇时光岁月一个大耳光。

 

但是没什么好难过的,他已经得到了想得到的,冠军,荣耀,喜欢的人,现在他还在,还在为这个游戏,为霸图奉献着自己,有什么好难过的呢?因为自己还没有离开啊,永远都不会离开啊,只要还能动手,韩文清知道自己就不会放手。

 

“我猜也是。”孙哲平笑得轻松,韩文清的话他懂,他懂不代表他也这么想,他退过一次,他回不去了,他和韩文清不同,他的心里,除了不服,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但是他们又是一样的,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想要离开过。

 

这个游戏,就是有这么大的魔力。

 

等到叶修暗搓搓开门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聊开了,聊生活中的普通烦恼,韩文清听到开门声,看到探头探脑的叶修,也只是瞪他一点,便随他笑嘻嘻地坐回他旁边。

 

一餐饭吃得还是和谐,吃完饭聊聊天也已经九点多了,去义斩打游戏显然不可行,叶修乐得熬夜,韩文清不乐意,便从孙哲平手里拿过电话里交代他随手扒来的两张账号卡,战斗法师和拳法家,自己回酒店打。

 

“反正义斩账号卡多,你随手给我拿两张满级的不至于不行啊,义斩穷成这样了吗?”叶修在电话里如是说,孙哲平想了想,也是,就随手给他抽了两张,大不了自己回去在补上,不过斩楼兰估计也不会计较的就是了。

 

时光匆匆跑过,八月底中国队集合的日子踩着夏天的尾巴纷然而至,既是老对手又是老朋友的十三人准时在会议室里碰面,流程踩了两年,这第三年自然已经轻车熟路。

 

喻文州如同第一次一般战起来,从容地开口:“又见面了,那么按照惯例,联盟的意思是队长我们内定就行,所以今年有谁想当队长的吗?”第一届世邀赛喻文州就是队长,第二届王杰希一如去年拒绝担任队长,喻文州便又接下了队长的职务,他平易温和,又是蓝雨队长,所以大家也乐得清闲。

 

“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不想我不想我不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还是你还是你还是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就你吧就你吧就你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鼓掌鼓掌鼓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是比赛期间,大家都很随意,一个兴起就把队形排了开,最后结尾起哄鼓掌的自然是给自己队长面子的黄少天,大家也很配合地鼓起了掌。

 

喻文州微笑点头:“那就先谢谢大家信任和厚爱了。那我就来说些事情吧,首先是领队——”

 

“肯定又是叶修那个货色了,这个大家都懂。”张佳乐翻着白眼说。

 

“就是就是,搞不懂联盟为什么非要搞出领队这么个东西,有我们队长就十分完美了,加个叶修,简直就是祸害!他又不能上场,天天就会搞搞震,就算是同队的也想打死他啊有没有有没有!又不来PK,不来PK就算了,还给你开嘴炮嘲讽每天都不带重样的,什么玩意儿啊谁受得了他啊兴欣的孩子们太可怜了好吗天天都受叶修荼毒!你看看现在,还不出现,就等着介绍他呢吧,不靠谱!”和张佳乐同一个鼻孔出气的黄少天瞬间跟上,说完还和张佳乐来了个隔空击掌。

 

黄少天隔壁的王杰希痛苦地捂着一边耳朵:“黄少天你话少点我耳朵疼。”

 

敏锐地捕捉到与“同队”有关关键词的方锐迅速强排:“同意!尤其是同队的都想打死他那句话!”

 

这下子大家的话匣子算是打开了,一个会议室闹哄哄地都在集火叶修,场面一度十分失控。

 

喻文州无奈啊,连名字都还没说出口,叶修就完美地夺走了仇恨,团结起了中国队成员。

 

正想敲敲桌子让大家安静,门如同第一届世邀赛集合一样,那人进来了,脸上还是有那么些不情愿,脚步还是有那么些沉重,径直走上多媒体,敲敲桌子跟大家问好:“大家好,我又来了。”

 

喻文州看到叶修就知道后面的内容也不用他来说了,就坐下了,可是……让叶修来说的话,大家还能听进脑子里吗?喻文州叹气,领队太嘲讽,也是不好。

 

底下人刚想当面集火叶修,叶修抢夺先机首先转移目标:“猥琐方我听到你说我坏话了,我可跟你们说,在兴欣,抢Boss时最激动开心的就有猥琐方一个。”

 

方锐听闻立马转开视线,底下一群人听闻“抢Boss”几个字更是心里苦闷,会议室更热闹了。

 

叶修敲敲多媒体的桌子,手指关节和多媒体讲台碰撞发出巨大声响,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了。

 

“冷静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去两次了,出个国还这么激动的吗?那么不成熟的吗?”叶修一脸恨铁不成钢。

 

底下的人们气得鼻孔冒烟,差点又要闹起来,总归也是想到了叶修有什么事要说,便安静了下了,闷着一口气等着下一波集火。

 

“都安静了那我就说几件事,”叶修翻开带来的文件夹,随意看了一眼,又继续说道,“我还是领队,这就不多说了,重点在于这次比赛不同往常,规则会发生变化,这是需要注意的。”

 

大家都在皱着眉,两届世邀赛都是同一套规则,大家都习惯了,这第三届又要改,未免太不成熟了点?

 

“规则的修改主要就是国际荣耀联盟考虑到前两次出现的休息时间不对等之类的小不均问题,力求此次安排为同一起点出发,同时比赛也会增加一点,了解对手的机会更多了。并且,”叶修顿了下,环视底下一堆人,又继续说,“加强比赛的随机性,更加突出选手的随机应变能力,也就是说,我们以后提前开作战会议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下一场的对手是谁,只有公布对手后的二十分钟部署战略。不过我觉得这对我们没什么大碍,三个大心脏都在底下坐着呢。”

 

“切!”底下的人基本上同时嫌弃了叶修一声,谁不知道最大的心脏就在台上站着呢,还好意思说别人了。

 

“干什么干什么,对自己那么有信心吗?不怕翻车的吗?”叶修硬是歪曲意思,一群高手们虽然不爽,不过还真是没怕过的。

 

“完了以后说下一件事,这次主席呢,给你们找了个教练,下面我们请他进来。”叶修说。

 

“外行还是内行?”王杰希皱眉问。

 

“现在还算内行。”韩文清接着话走了进来,简单地跟大家点了个头示意问好,然后就坐到了剩下两个空位其中一个。

 

“韩队可算是没有把你挤走。”楚云秀认真地对李轩说到。

 

“我一定好好谢谢他。”李轩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怎么还记着这梗呢。

 

韩文清当教练,没什么人会不服气的,对于这位霸图前队长,大家也都熟,最初的震惊过去后,也就好了,韩文清当教练,比叶修当领队服众得多。

 

看着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叶修再度放出最后一个炸弹:“这次的队员构成结构也有改,采用13+2的形式。”

 

“+2?”这可是真炸弹,下面立马七嘴八舌问起来了。

 

“+2是什么鬼?”

 

“+1。”

 

“+2。”

 

“+3。”

 

职业选手手快,此时嘴也快,一下子就排完了+13,话最多的人再度开口:“老叶你还不解释解释?!”

 

叶修白了黄少天一眼,说:“你们让我说了吗?+2意思是可以额外带两个人,不管当打或退役,曾经或现在职业的都可以,一次上场机会,有点类似于意外或王牌的意思,简称救火员。不过各队的阵容都是选的最强,一般认为其他国家会选择技术好的新人或者已经退役的经验老将,也有可能他们有了新的高手,我们的话,主席的意思是……”叶修话音刚落,他和韩文清同时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账号卡,然后放在了桌子上,“就是这样,我们两个当然是不希望上场,看你们给不给力了。”

 

“不会给你机会的。”

 

“滚吧当领队就完了还要抢我们位置!”

 

“就是就是,死心吧!”

 

集合会议开得这么惊心动魄,大家也是很心累,不过嘴上说的归嘴上说的,大家心里还是很有底的,有了经验最丰富的两人当后盾,更不用怕了。

 

“最后说一件事,”叶修笑着打断了底下讨论的众人,“十一月十号开幕式,我们九月一号也就是大后天出发,提前去适应环境和正式集训,就这样,散会!”

 

同队的三三两两告别后都先行离开,走到最后剩下的只剩韩文清和叶修。

 

“紧张吗?怕吗?”叶修坐到韩文清旁边,看着他说。

 

“你在问谁?”韩文清答道。

 

“那换个问题,”叶修笑着,覆上韩文清摩挲着账号卡的手,“准备好了吗?”

 

“我一直都在准备着。”韩文清一字一句地,肯定的说。

 

九月一号,启程的日子终于来到。



TBC.



今天动画终于有了老韩 

有了老韩我就开心

开心我就打了鸡血又填了一点

嘿嘿嘿

私心想让老韩和老叶上场,但是也还没决定好,但是不管上不上,在我心中,他们都已经是世界冠军了www,所以,到底上不上就再让我纠结一下吧w

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12)
热度(117)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