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冠军与你 01.

嘻嘻嘻虽然今天才刚知道老韩就要出来了!

我开心!挖个小坑w








*有私设

*算是小私心的产物

 

 

01.

 

 

偌大的会议室空无一人,韩文清开门的时候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瞅了瞅门牌才确认的确是这间房,才走了进去关了门。

 

随便选了个靠门较近的座位坐到圆桌旁,会议室的窗帘没拉,快下班的太阳从窗户照进会议室,椭圆的会议桌被阳光切割成不平均的两块,一块金黄一块雪白,现在的韩文清看来没有暖意只有冷清。韩文清顺着看向窗外,一时间还被阳光迷了眼,稍微等眼睛习惯一些了才从窗口向外扫去。

 

快到下班时间,马路上已经开始有点塞车了,对面的大厦选用的外窗材质将阳光反射让人眼瞎,但是巨大屏幕上的内容却特别清楚。

 

是第三届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广告。

 

现在还在夏休期,第三届世邀赛定的时间是冬季,举办地点在丹麦,中国队此次的职业阵容没有变化,为了这次世邀赛,联盟决定推后新一赛季的时间,给中国队选手充分的时间以准备。

 

中国队去年拿下第二个世邀赛冠军,今年对于第三冠有种势在必得的气魄,同时也绝对是场硬仗,各国肯定都有针对性的策略,也不外乎联盟此次如此重视。

 

此时的大屏幕刚好播放完各种粉丝投稿选取出的精彩视频剪辑,联盟自己制作的视频又重新开始播放,从领队的抓拍片段,再到其他职业选手每个人在过去曾经打出的夺目一击都被一一展现,真人与账号卡角色背靠背,一个转身并肩而立,眼里折射出对胜利的渴望,配合着联盟为了此次比赛特意制作的荣耀相关Bgm,配合着背景熊熊的战火,每一个荣耀玩家都被点燃。最后,有一个人身着白T手里拿着站着一叠厚厚的文件在细细查看,一串字从视频的下方蹦跳到屏幕中央。

 

对于今年的世邀赛有信心吗?

 

那人似是听见了问题,抬头才发现有摄像机,稍微怔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

 

“不拿冠军那群人就该集体退役了。”

 

叶修说。

 

叶修此次的意外出境也是联盟想的一个突击小彩蛋,不过叶修嘴炮功力太强,以黄少天为头的职业选手看了后在群里抓住他怼了半天,不但没怼出个结果还被叶修进行了另一波嘲讽,但在粉丝群体里,不管是叶修粉或是其他准备出战的职业选手粉,意外被这句话给激励团结了,在粉丝眼里,这不是嘲讽,而是不一般的自信。

 

韩文清看着视频里笑着的叶修,穿得很简单,笑得也很简单,但简单后藏着绝对的追求。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人,你可以一眼看出他对冠军的渴望,看出在永无止尽地追求着荣耀,追求着心中所爱。

 

他没有后悔过曾经拒绝邀请和成为国家队队员,他所追求的,也很简单,就是冠军,不一定要当世界冠军,因为他肩上还有身为队长的责任和担子,所以他不后悔。

 

视频又开始滚动播放,会议室的门也终究是开了,冯宪君面带笑容走进会议室,与站起来迎接他的韩文清握手问好,可以看出由于世邀赛冯主席的心情特别好。

 

“文清啊,等久了吧,不好意思啊刚刚和人商量点事耽搁了一下。”

 

“没,我也刚到没多久。”

 

“好,好,好,来来来坐。”

 

简单的寒暄过后两人隔着一个空位坐下,冯宪君开始跟韩文清拉起家常来。

 

韩文清今天是被冯宪君叫来的,说是有点事想找他商量开个小会,韩文清一时也想不出冯主席想跟他商量什么,冯宪君又说这件事呢我们当面聊比较好我们就不搞电话会议或网络会议了,韩文清听到冯宪君这么说,索性也不想是什么事,直接应了就来赴会。

 

“文清啊,是这样的,”冯宪君喝了口助手给两人送上的茶,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世邀赛又要开始了哈。”

 

韩文清点头,可是这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去年中国队赢得险,你看了吧啊?”冯宪君贴着杯沿吹凉着里面的茶,一边观察韩文清的脸色。

 

“看了。”韩文清也会儿也算是猜到了冯宪君找他是有关世邀赛的事。

 

“咳咳,你作为职业的自然看得比我懂门路,我要不是看了叶修的报告我还不知道原来这么险,看来今年的仗也不好打啊。”冯宪君放下茶杯,直勾勾地看着韩文清。

 

“他们的话没问题的,您也对他们多点信心。”韩文清作为霸图的汉子自然是不会怕的,勇敢地和冯宪君四目相对。

 

“唉,不好说啊,”冯宪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不是对我们的选手没信心,我是想我们的胜利可以更稳妥。”

 

韩文清没接话,冯宪君又继续说:“当年叶修,那会儿还叫叶秋率领嘉世拿下三连冠,你心里甘心吗?其他队伍心里甘心吗?还不是想尽办法去截杀他?这种心情你是明白的,现在何尝又不是这样呢?

 

荣耀在中国发展地不可谓不快,技术好有未来的后辈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我作为主席,自然是希望中国能够站在荣耀顶端。这世邀赛打了两年了,各国对于我们的针对性也越来越强了,叶修作为领队固然有能力,我们的队员固然有实力,但也不一定架得住他们越来越强的针对呀!

 

中国就快爬上顶端了,此时被人一脚踢下去,别说队员们能甘心,你呢?你能甘心吗?”

 

韩文清当然不可能甘心。

 

他虽然没在名单内,但是那十三人象征着其他没去的职业选手——不论当打或退役,象征着中国,他怎么可能甘心?他虽不后悔没有站上那片舞台,因为他相信他们的实力,但是绝不可能乐意把冠军让给别人,他们都不乐意。

 

眼看着韩文清没说话,冯宪君猜到自己说到点子上了,于是乘胜追击,终于把想法说了出来:“所以我想请你担任此次中国队的教练。”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说话,冯宪君又继续攻略:“哎,你先别急着拒绝,找你不是没原因的,一来你经验基本上比他们都丰富,对吧,当教练是绝对够格的,二来呢,这你和叶修知根知底的,互相配合得也好,我可是经常听文州说叶修一到世邀赛经常熬夜,就算你舍得,我也舍不得叶修生病或是落下病根什么的,这对联盟可是大损失!你们两个人,也好分担分担不是?”

 

韩文清无奈,这主席,怎么越变越狐狸了,现在还知道戳人弱点了?

 

还没想好怎么答复,冯宪君自己倒是先起身了,靠近了点拍着韩文清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好好想想,我对你可是十分有信心的,有你在肯定如虎添翼,我也不在这给你压力了,刚好竞技总局有人找我呢,我先去一趟,你也别急着走,好好考虑考虑,晚上留下来吃个饭,好吧?”

 

韩文清起身送了送冯宪君:“好,我会好好考虑的。”

 

冯宪君一听觉得有戏,笑得更开心了,又强调了一遍:“好好好,那你在这等我啊,这间会议室我提前交代了,没人会来的,你自己随意,随意啊。”

 

终于送走了冯宪君,韩文清坐回位子上,满脑子都是叶修世邀赛经常熬夜经常熬夜常熬夜熬夜,明明跟他打电话视频都精神百倍来着,还学会偷偷熬夜了!?

 

这只是另一个重点,不可否认的是,冯宪君说的话不无道理,去年世邀赛的决赛他也看了直播,确实差一点,差一点中国队就与冠军失之交臂,连在屏幕这头的韩文清都捏把汗。韩文清不是会退缩的人,只是想到现在自己居然以另一种方式站上那个舞台,觉得命运真是神奇,到头来自己还是会出一份实力去助力中国队夺得冠军。

 

韩文清想得深沉,直到门关了才反应过来有人进来,冯宪君刚刚说没人会来打扰,这会又是谁?

 

被打断思绪的韩文清皱着眉头,脚下使力把椅子转向身后,却看到一个很意外的人。

 

叶修。

 

“哟,老韩,”叶修走进韩文清,“怎样,被主席的嘴炮打得还好吗?”话还没说完,叶修就一屁股坐在韩文清旁边,悠闲地像在自己家。

 

厉害了我的主席,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想,自己嘴炮完还不算完,居然还留了个大招来彻底攻略自己。

 

“你跟主席提的建议?”韩文清转向面对叶修,看着那人像小孩一样玩转椅还玩得不亦乐乎。

 

“啊,也不算吧,”叶修脚下生风,把自己整成个风火轮,回答的话忽远忽近,“主席么,关心荣耀大事,看了我上回的报告对这次比赛还挺看重的,就问我有没有什么想法喽。”

 

“然后啊,我就说……呃……有点恶心,等一下……”叶修转的狠了,整个人头晕脑胀,在椅子上都坐不好,东倒西歪,手还挥来挥去,整一醉汉上身。

 

韩文清看不惯叶修挥来挥去的手,直接一抓把人又顺势扯近了,等着叶修缓过来:“怎么就不能安分点!幼稚鬼。”韩文清瞪他。

 

叶修缓过劲整个人脱了力,便放松着向前倒去,韩文清配合着往前倾了身子,让叶修不会压得那么难受。

 

“说哪了?哦,对,我就跟主席说,我说,您可以找个教练,我觉得老韩不错,磨练他们的意志,打磨他们的抗吓能力,顺便虐死他们一群差点丢了冠军的,主席一听,这感情好啊,就找我合计了,要我来接着说服你。”

 

“所以,”叶修蹭着韩文清胸口抬起头看他,“你被我说服了吗?”

 

叶修还有点头还有点眯瞪,眼神却特别清明,韩文清低下头看向那对墨潭般的眼睛,没有说话。

 

“好吧,那你继续听我说点好听的。”叶修撑着韩文清肩膀起身,脚一软差点歪着倒下去,被韩文清扶着腰支撑住,叶修腿一跨,就坐到了韩文清腿上,头抵住韩文清肩膀,说话都有点模糊。

 

“你看咱俩,在荣耀里,你死我活斗了十多年了吧,冠军永远只有一个,能举起那个奖杯的,获得荣耀的,只能是我们其中一个。我也很想,跟你一起拿个冠军啊。”被压住半边脸,叶修说这话时有几个字吐字不清,又说的很随意,隐隐还有种撒娇的感觉。

 

“要拿,就拿个最大的,拿个世界的,是不是很酷?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出国,事不过三,你得跟我去一次。拿下三连冠,别给时刻准备着退役的大眼和张佳乐留下遗憾,你说是不是?张佳乐拿了那么多次亚军,总得多拿个冠军安慰安慰他,拿下这个还不对等呢,你说是不是?”

 

是什么,韩文清哭笑不得,人家还没说要退役呢。

 

“怎么样,这回说服了吧。”叶修撞进韩文清的视线,眼睛亮晶晶的,就像个等你承诺给他糖的小孩。

 

“说人话。”韩文清拍了一下叶修的屁股,叶修挺直腰板扭了一下,匀出只架着韩文清肩膀的手揉了揉屁股,手劲真大。

 

“哎,就俄罗斯有个拳法家玩家,战斗民族,打得特狠你知道吧,去年你不也看了吗,差点被他打垮,今年有你的话,我们回去杀他的片甲不留啊!让他尝尝霸图汉子就算不上场也有办法降住他。”

 

韩文清终是笑出了声,这一笑,叶修就知道他答应了,身子又塌了回去,凑过去亲了韩文清一口:“其实更想跟你拿冠军。”像只傲娇的猫翘着尾巴在你身旁扫来扫去,别扭的表达着爱意。

 

“好,我们去拿。”

 

唇瓣再次相贴,橘黄色的夕阳慢慢把圆桌铺满,俏皮地掠过接吻的两人,纯白的会议室被染成黄澄澄的一片。

 

可是现在不冷清了,韩文清想。

 

现在挺暖的。

 

 

TBC.


是的没错我居然有能打出TBC的一天我也很鸡冻www

不过也是特别短的三四篇就结束w!

就算是小坑填坑大概也看心情_(:з)∠)_(别打quq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13)
热度(153)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