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有你才快乐

 

*给我老韩的生贺

*短到没朋友

 

 

 

韩文清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夜深人静,打开门却不是想象中的一片黑,玄关,客厅,楼梯,转角处,几乎都留了一盏定时定到早晨的小暖灯。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灯,他明明跟叶修说的是今晚回不来,叶修之前也没有显示出有在晚上留灯的习惯。

 

对的,韩文清本来回不来,霸图上下都在为他庆生,张佳乐和林敬言本在休假,也跑了回来,就连作息时间准确的张新杰都破例熬夜与众人嬉闹,他作为主人公,自然不好拒绝大家的好意,卸下了队长的光环,但大家对他依旧有敬畏,纵然如此,放开了后也玩得开心。

 

既然玩的嗨了,大家自然不乐意那么早就放韩文清回去,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也报备好了,等到稍晚些,又有些不舒服——想回家。他之前并没有如此恋家,大概是家里有了念想,又大概这个家是他们两个人的家,换句话讲,找了那么多个理由,无非也就是想念家里那个心脏的某人罢了。

 

于是还是累一点赶了回去。

 

既然他都找了那么多借口想回来,家里的大心脏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所以留了灯,想着万一呢。

 

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也不是没试过不着家分开睡,但就是莫名其妙的,在韩文清生日这天,不习惯了起来。

 

韩文清扭开房门,却意外发现床上没有人,他大概就猜到了叶修估计跑去和小孩睡了。

 

把东西放下后韩文清却意外发现桌上有张卡片,封面有着许许多多爱心,粉红的不像话。

 

随手打开看了看,映入眼帘的是写得随便的四个字——生日快乐。

 

噢,叶修写的。

 

他接着看了下去。

 

“老韩:生日快乐。

 

卡片不是我的,所以吐槽也没有用,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我不是这么少女的人,我说只是个生日贺卡不用这么少女满含爱意,沐橙却说顺带着连情书一起写了没什么关系。

 

所以,你想看我从哪本书上抄的经典情书语句?

 

我和你有过轰轰烈烈的阶段吗?没有。所以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写的。

 

该说的都说了,该干的都干了,反正该有的都有了,也就不差那几句了。

 

我想我跟你都是喜欢实际的人,说那么多好听的话也没用,就喜欢这么简单粗暴的相处,就喜欢你这种实干的人。

 

又老一岁了啊,一路过来都有你,挺好的。

 

叶修。”

 

大概只有最后两段算得上情书,还不带个爱字,不过韩文清也不会在意这种细节,爱不爱是两人心里的事,不是写个字就能体现的,他知道,叶修也知道。

 

打开小孩的房间门,一入眼帘韩文清就被暖的一塌糊涂。

 

他的两个挚爱,一大一小,一起大字摊开睡在一起,小的那个脚丫子还搭在大的那个肚皮上,睡得砸吧砸吧嘴。

 

韩文清走过去轻手轻脚把小脚丫放好,又给小挚爱盖好被子,然后直接把大挚爱捞起来,抱着走人。

 

被抱起的那一刻叶修吓得以为家里进了贼瞬间清醒,然后看清了人就又放松下来,脚还一晃一晃的,不知道多舒服。

 

“不是说不回来?怎么跑回来了。”叶修打了个哈欠。

 

“嗯,改了。”韩文清把人颠了颠好让他舒服些,出了门又示意那人关门。

 

回到自己房间,韩文清把人放床上后叶修直接滚被子成了卷,嘴里还特别嫌弃:“你没洗澡就抱我。”

 

韩文清看都不看他继续找衣服:“那你来跟我一起,重新洗一遍。”

 

“不,你快洗好把香味蹭给我。”变相的催人睡觉。

 

韩文清不理他,找好衣服余光瞄到桌上的卡片,走过去坐床边看着床上的大春卷,说:“那么卡片里的‘就喜欢我这种实干的人’,是那种‘实干’?”

 

叶修听了直接转身不看他:“不听不看不知道,半夜耍流氓,抓你去坐牢,现在状态不佳不跟你打嘴炮,再不速度罚你下场门给反锁不让你进。”

 

“你先睡。”韩文清笑了一声,然后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回来后叶修还没睡回去,眼皮都在打架就是死撑着不睡,以前熬几天都精神的人被矫正作息到如今也是不简单。

 

韩文清也不含糊,直接上了床扯了被子搂了人,说:“不是说要你先睡?”

 

“嗯,”叶修应了一声,然后咬了口韩文清下巴,一边还含糊着说,“哪种干都好,生日快乐。”乐字直接被吞掉成了一声嗯,半夜被搞醒困到爆炸的叶修一句话都说不完就又睡了回去,还蹭着韩文清下巴。

 

寿星韩差点没笑出声,抬头轻轻挣脱那人的嘴,再凑过去亲一口。

 

“有你才快乐。”

 

人生路漫漫,走了好久还好有你。

 

Fin.




啊十一点才开始写拼死拼活赶完了 还是晚了哭quq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8)
热度(122)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