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圣诞礼物

 

 

*有娃出没



 

 

“啪。”叶修把键盘推进桌底,长长呼了一口气。

 

今天野图刷新的有点快,叶修已经带着公会接连抢了两个,立马又有人在公会说又发现了一个。

 

“还抢吗?”苏沐橙望向叶修。

 

叶修摇头,说:“你们带他们抢,我困死了,要去睡睡。”然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腰。

 

苏沐橙支着下巴盯了一会,若有所思:“我觉得你最近又胖了。”

 

“叶修大大生活美满胖胖应该的。”方锐跟着调侃。

 

叶修神色如常把衣服下摆拉好,又自己掐了一下:“有吗?我觉得还好吧,最近吃的跟以前一样啊。”然后摘下耳机起身。

 

“你昨晚熬夜了?韩队没有说你?”苏沐橙一边在公会发着指挥,一边问叶修。

 

“没熬夜,哪敢熬夜啊,稍微晚一点网线都给你拔掉……”叶修嘟囔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困,我先去睡一下啊。”其他人随口应和着,然后又开始准备着抢野图,叶修便走进练习室隔壁的房间钻进了被子里。

 

练习室隔壁自从韩笑出生后就被整间搞成了娱乐房,地上铺满海绵垫,墙也被粉刷成海底世界,尖锐的角都被仔仔细细包起来,玩具堆了一堆,还有一张又大又软的懒人床,本来是为小孩准备的软软的床,反倒成了叶修最爱。

 

意识昏沉,叶修几乎是一躺下眼皮就睁不开了,没一会就呼吸平稳陷入梦乡。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有孩子的哭声,在交错着,但是他周围却什么也没有,他开始找哭声的来源,却什么也找不到,他觉得心里很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有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然后哭声就停了。

 

叶修猛地睁开双眼。

 

韩文清坐在旁边正将他的头发拨到耳后,叶修抓住韩文清的手,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睡很久了?”韩文清说。

 

叶修看了看钟,起身坐了起来:“没有很久,一个多小时。”

 

韩文清接完人来的时候才知道叶修睡去了,放小孩到包子腿上看他们打游戏他就进来找叶修了。意料之外的是,叶修那时候正蜷成一团,眉头紧皱着,他猜叶修可能做噩梦了,于是从叶修的紧皱的额头开始轻抚到他的脸庞,又划到耳朵,最后想把他脸边的头发给别到耳后的时候,叶修就醒了。

 

可是醒了的叶修并没有多大好转,韩文清能感觉到,叶修仍有一点不安,于是他环着叶修的腰把叶修搂到自己的脖颈处,另一只手按上叶修的脖子轻轻按压着,试图让叶修放松下来。

 

“做什么梦了?”

 

叶修还有些恍惚,但是身前的人很好的给了他极大地安全感,他便放松了自己,说:“没什么,就是梦到有一小孩在哭,我找了很久,但是找不到,”叶修咬了口韩文清的肩膀,顿了顿,说,“跟儿子的挺像的,可能多心了吧。”

 

“嗯。”韩文清没多说什么,梦境总归是梦境,不过某人咬他的一口不是梦,虽然咬得轻但他也还是感觉到了。

 

下一秒,叶修就被掐着脖子拎起来,然后被擒住了双唇,还带着轻轻的撕咬。叶修的不满全被堵在嘴里,不想再被咬,无可奈何就只好讨好地舔舐他对面那个小气鬼。

 

就咬你一口都要咬回来。

 

韩笑轻手轻脚关上门,又自己爬回包子腿上坐着。

 

对面正在游戏里猥琐着的方锐看到了抽空问了一句:“怎么啦宝贝你那懒惰的爹还没起吗?”

 

韩笑虽然盯着屏幕,但脸是越变越红,他勾着自己的手指把玩,说:“起了的。”

 

猥琐成功的方悦趁胜追击,无暇分心注意到韩笑红红的脸,接着问:“嗯?起了你怎么不叫他们出来?”

 

韩笑勾着手指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纠结了一会用小手把脸捂住,闷闷的回答:“他们……在亲亲……”却是越说越小声。

 

方锐没听清,又问了一遍:“他们在干啥?”

 

韩笑深吸口气,依旧用手捂着脸,大声说:“在亲亲啦!”

 

这下不止方锐,整个训练室的人都听到了,一瞬间停了好几架键盘声。

 

唐柔哭笑不得:“大大们,再不继续你们就要被一锅端了啊。”

 

此起彼伏的哀嚎响起,纵使有一两个围攻的人少些手快些跑了,还是死伤惨重。

 

苏沐橙一边继续带着小队一边补刀:“又不是没亲过你们那么激动干嘛啊。”

 

魏琛义正言辞:“但是在小孩子面前就是不要脸!”

 

“对!”方锐搭腔。

 

就这么说着偷着野图,正好在叶修跟韩文清出来前一会拿下野图。

 

“有战果没啊,”叶修伸了个懒腰,“没哥在你们肯定很辛苦。”

 

“确实,都因为你差点团灭了。”唐柔端着杯水点头说。

 

“唉,你们这么依赖我我压力很大的啊。”叶修坐到沙发上顺便拍拍旁边的位子招呼韩文清来坐。

 

“他们说都怪你在他面前少儿不宜。”苏沐橙指指怀里一团的大包子。

 

“怎么的?都没亲过吗?这么纯情吗?瞪什么啊。”叶修招招手,呼唤着韩笑,“来,过来,我跟你讲个秘密。”

 

韩笑凑过去,叶修在他耳边偷偷说:“你方叔叔,天天去你林敬言叔叔那里玩亲亲。”

 

仿佛听到了什么大事,韩笑瞪大眼睛一脸惊恐盯着方锐,盯得方锐浑身发毛,可劲揪着头发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什么影响不好的事。

 

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刚想反驳反驳叶修,就见人打着哈欠起身准备回家,看到他望过去还拍了拍韩笑的背,说:“来,跟你不要脸的方叔叔说再见。”

 

方锐差点没掀桌,哪跟哪呢就不要脸了?结果一眨眼,人家一家子都跟大家打完了招呼走了,不要脸的方叔叔趴在桌上生无可恋。

 

不仅回家路上,回到家后叶修还迷迷糊糊,韩文清见他真困,也就让叶修先洗了澡放了他去补眠,反正韩笑乖巧,向来不用两人花费多余的精力去照顾。钻进被窝的叶修很快就开始眼皮打架,摸摸自己的小肚子,也没感觉自己变胖了,吃多了想冬眠显然不科学,那可能是天气冷了吧,大懒虫叶稍稍安慰了一下自己,然后心安理得地进入了梦乡。

 

本来以为睡了很久就会精神了的叶修难得猜错了一次,最近频频犯困,胃口也是大了许多,基本处于吃饱了想睡睡饱了想吃阶段,虽然吃的不算多,但还是被韩文清调侃他比家养猪还幸福,叶修摸着吃的饱饱的肚子搂着白白的儿子砸吧嘴:“哎哟你别说今晚糖醋排骨真好吃明天来个糖醋鱼吧?”

 

韩文清:“……好。”没办法,家养猪,不得不宠。

 

等到家养猪……不是,是等到叶修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是他又一次赖床赖到十点多的时候,韩文清早就带着儿子跑了,最近叶修叫不醒,叫多了后叶修语重心长跟他阐述了自己想冬眠的决心以及最近冬眠的兆头,终于,让韩文清放过了叫他起床。

 

此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房间暖气很足,叶修也就不躲在被窝里换衣服,刚脱完睡衣准备套上找好的衣服时,叶修一抬头看到镜子上的自己愣住了。

 

貌似……真的胖了。

 

叶修仔细端详了自己小肚子,才惊觉似乎有些不对,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状态确实很不对。

 

这种事情不在荣耀教科书范围内,叶修不好自行乱猜,只好联系了他跟韩文清不舒服一直都找的一位医生,约好了等会就去做检查,叶修就出门了。

 

做检查的时间很快,叶修看着最后的结果有些懵。坦白讲这不算是意料之外,毕竟两人都有这个打算,但是谁也没想到,刚做好打算没多久该来的小家伙就来了。

 

对面的医生还在巴拉巴拉讲些注意事项,叶修却还在走神盯着结果没有认真听。

 

幸好这个医生跟叶修也熟,不似当初公会会长们对叶修束手无策,在软硬兼施得到叶修记住了叮嘱的保证后才放人走。

 

叶修在走之前交代了医生先不要跟韩文清说,医生把这当成小两口情趣自然满口答应。然而事实上却是叶修担心韩小气会对他一声不吭就自己跑来做检查施行打击报复。

 

仔细盘算了一下日子,圣诞节快到了,老早就答应了韩笑平安夜带他去游乐园,那不如就趁着老韩同志心情比较好的时候跟他说吧。

 

既然准备不说,叶修在这两三天自然努力不让自己露出端倪,努力的睡少点,精神点,吃多点,不过幸好这几天的饭菜尚在让叶修有胃口的范围内,不会过于油腻,这才胃口好了点。不仅如此,就连去游乐场配小孩玩那天叶修也是不动声色把刺激项目留给韩文清去陪伴,自己只选择一些比较温柔的项目,光旋转木马就转了五圈转到快吐了出来,大名鼎鼎的斗神抱着英俊的白马头生无可恋。

 

不过小孩玩的很开心,这就够了。

 

回去半路小孩就在韩文清背上睡着了,等到韩文清给迷迷糊糊的小孩洗好了澡塞进被窝,然后看他睡熟了后轻手轻脚关了门,才发现叶修靠着落地窗看着外面发呆。

 

听见了轻微的响声,叶修头也不回,就冲韩文清招招手,俨然一招挑衅发射出去。

 

韩文清走过去顺着叶修目光往外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今天平安夜啊,明天圣诞节了。”叶修说。

 

“嗯。”韩文清回。

 

“你都没给点圣诞礼物表示一下的?”叶修看他。

 

“你会想要那种东西?”韩文清反问。

 

“谁不喜欢礼物啊?”叶修笑。

 

“没有。”韩文清也不怕他。

 

“那不如,我给你一个?”叶修还是笑,但是眼底却是有些发亮,仿佛料定韩文清会喜欢一般。

 

“嗯?”韩文清挑眉,“野图不用你让。”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笑出了声,“我是那种人?”

 

“是,”韩文清大大方方承认,“礼物呢?”

 

叶修不说话,只是拉了韩文清的手,韩文清被他带动,绕到叶修背后,然后叶修把韩文清的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后就,停止了动作,没有了然后。

 

韩文清先是迷茫,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略有些紧张地看向叶修,却发现对方死活不看他,只是死死盯着不知名的某处。

 

这就是确定了,两个人足够了解,也不用对方多说,韩文清深呼吸着平静自己,一边从后面抓住叶修的另一只手环抱住叶修,两个人的手与肚子里的未知汇聚在一起,满满都是暖意。

 

窗外开始下起了雪,细碎的雪花飘散着落下,窗内却感受不到窗外的寒意,窗边的两人在细细碎碎地说着即将到来的未知,满脸都是掩盖不住的喜悦与期待。

 

这份礼物,不能算是单方面的圣诞礼物,于两人任何一方,都是一个甜甜的礼物。

 

剩下的,就只有两人慢慢的等待。

 

Fin.



好久不见呀嘻嘻嘻

一个圣诞礼物我写了三个月我也是哭泣quq

最近有的脑洞总是下一秒就忘好无奈呀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10)
热度(145)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