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含羞草

*脑洞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x
*老夫老妻同居设定
*欧欧西欧欧西欧欧西
*很短quq
*幼儿园文笔orz
*有错请指出(ฅ•ω•ฅ)


01.

韩文清看着旁边还在呼呼大睡叶修有点儿懵逼。

旁边那个……是和他认识了十二年在一起也八年了的叶修吗?

如果是,那么,谁来告诉他,叶修头上的叶子,是什么鬼!?

他可没给叶修浇水!

韩文清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梦,叶修还是那个叶修,还是那个头上啥也没有的叶修。

然后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眼,看往旁边的人。

嗯,叶修。

头上有草的叶修。

韩文清觉得自己今天早上的起床方式可能有点不对。

02.

家里的气氛有点沉闷。

叶修苦着个脸趴在桌子上,连带着脑袋上的叶子都耷拉了下来,韩文清坐在他对面,抱着双臂若有所思。

“诶老韩,你帮我看看这是啥草。”突然叶修坐到韩文清旁边,低下头把脑袋凑到韩文清面前,指着头上的叶子说。

韩文清看了一眼,然后伸出了手,抓住叶子的茎,稍微用力一拔——

“嗷!!哎哟卧槽痛啊!!你干嘛!!”叶修怒视。

听到叶修的叫喊声韩文清松开了手,改为轻柔地按着叶修的脑袋,解释到:“我试试能不能拔下来。”

拔你妹!叶修毫不客气的打掉韩文清的手,然后自己揉着脑袋,疼得嘶嘶叫唤。

叶修无奈,早上起来摸到自己头上长东西了就先直接摸到底部试着拔了拔,没想到不仅拔不下来还那么痛!结果还被韩文清来了一下……幸好脑袋没被拔下来。

“所以你看到是什么东西了吗?”叶修揉着头,问韩文清。

“含羞草,”说着韩文清又瞄了一眼叶修头上的草,又肯定了一句,“嗯,没错。”

叶修犹如五雷轰顶。

上帝……是觉得他不够羞吗??

03.

叶修用五分钟时间接受了自己脑袋上有棵含羞草的事实。

04.

然而现在叶修无比期待黄少天在他耳边叫他叶不羞。

05.

韩文清又一次惊呆了。

因为韩文清不小心碰到了叶修头上的含羞草。

然后含羞草慢慢合拢了,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发现叶修把脸捂上了。

韩文清:……

叶修:(/ω\)

韩文清:你在卖萌吗?

叶修:不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害羞……

韩文清:……

韩文清发现叶修的耳朵红了。

韩文清从叶修的手中发现叶修的脸也很红。

韩文清突然觉得叶修这样挺可爱的。

以及,他有点想亲他。

06.

含羞草的叶子展开了,叶修的害羞劲也过了,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绯红,看得韩文清有些心猿意马。

“哎哟我去,这是要把人生从未害羞过的份一次性害羞完啊天要亡我老韩你别再碰它了!”叶修揉脸。

韩文清若有所思。

叶修:?

韩文清:你说你这叶子晚上还在吗?

叶修:不知道啊能不在我就谢天谢地了。

韩文清:不,今晚留它一晚。

叶修:歪?

韩文清:有点东西想试试。

叶修:……我拒绝。

韩文清:我想试。

叶修:晚上咱俩分开睡。

韩文清:不行。

叶修:老韩你这样不行……你学坏了。

韩文清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想在成♂人♂时♂间♂去碰叶修头顶上的含羞草的。

害羞的叶修什么的。

想想就觉得很带感。

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朋友们这可是开荒啊!领取新成就啊!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眼神莫名觉得心慌。

07.

叶修和韩文清讨论了一下含羞草可能出现的原因。

叶修:我觉得是时候到了,上帝觉得我该害羞害羞了老韩你觉得呢?

韩文清:嫌你太不要脸了。

叶修:诶我说老韩你这就不对了不害羞和不要脸不是一个概念。要么就是少天老叫我叶不羞被上天听到了他想反驳少天。

韩文清:你问问少天这锅他背不背?

叶修又趴了,脑袋上的小东西又耷拉了:那你说为什么?

韩文清仔细思索了一下:……你昨晚……貌似特别敏感?

叶修一呆:……有关系?

韩文清:可能是种征兆。

叶修:那晚上冷静度过就没事了吧?

韩文清:今晚不行。

叶修:老韩,昨晚有了,今晚就算了。

韩文清:让我试试。

论拳皇大大的执念。

来,为斗神大大点蜡。

08.

那一晚叶修过得特别煎熬。

韩文清干得霸道无比又极其磨人,把叶修折磨的爽的发抖又想爆粗。

再加上含羞草给予了无比乖顺的配合,叶修只觉得自己烫的吓人——羞得,连带着整个人都化成了一滩水,软绵绵的任由韩文清处置。

总而言之一晚上下来,叶修觉得自己的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连自个儿身处何处都迷迷糊糊。

而反观韩文清神清气爽心满意足就差没跟叶修说一句谢谢款待。

叶修只能在心里怒骂贼老天。

09.

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含羞草依然生机勃勃。

叶修想拿剪刀剪了它。

韩文清却说剪了上面的根还在还会再长回来。

叶修搞不清楚韩文清是认真的还是为了一己私欲,但是他觉得有道理。

于是含羞草依然存在。

但是晚上叶修把房门锁了。

韩文清觉得家里的锁有点多余了。

10.

叶修头上的含羞草掉了。

叶修简直乐得要上天了。

韩文清有点不舍。但是他不说。因为房门的锁还没拆。

叶修摸着自己的头一阵感慨:“终于正常了。”

韩文清看了看掉下来的含羞草决定买个盆栽把它留起来。

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韩文清发动了挑衅:“呵,老韩,没了它晚上我就可以跟你战了。”

韩文清的脸黑了,这是在质疑他的意思吗?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后来叶修发现想和天天锻炼的韩文清战他想得确实太天真。

11.

韩文清和叶修房间的窗口有棵含羞草。

花盆上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

含(划掉)韩羞(划掉)修草。

Fin.

写着三十题02突然冒出来的脑洞23333
连带着喻黄都可以来一发烦烦的头上是什么呢w?
谢谢你的阅读(ฅ•ω•ฅ)

评论(40)
热度(140)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