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偷偷

瞎写短打复健试试

就 随便看吧

 








韩文清入场的时候,台下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粉丝,待他刚入场,大家就齐齐起立鼓掌欢迎他,整齐程度堪比军训时欢迎校长。

 

他简短的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随意坐到了准备好的位子上,对面是特意请来的主持,因为相识,而且事先讲好了只是一场座谈会,并不需要多正式,所以两人都挺放松。

 

这次座谈会是为了即将开拍的电影造势,敲定了除叶修之外的其他演员,下个星期就要进组开拍,之前只是说了要拍新片,没有透露其他任何消息,这次决定再放一些消息,吊足粉丝胃口。

 

这头韩文清和主持刚按流程聊上,会议厅的后门悄悄猫进了一个人坐到了角落里,手脚利落到没有任何人发现他,叶修左右望望,抬高了些棒球帽的帽檐,开始跟着小粉丝们一起认真听讲。

 

写作认真听讲,实为认真观察韩文清老师。

 

他们昨晚一起过的,韩文清入住了酒店就给他发了个定位,叶修下午要去接一个杂志访谈约拍,住的酒店离韩文清五分钟路程,本来还在无聊想着去和助理打个扑克牌什么的,就收到了定位,脚下生风溜去了隔壁酒店。

 

叶修敲门的时候韩文清刚好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门不轻不重响了三声,隔着传来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韩老师您好,需要特殊服务吗?”

 

韩文清拉开门直接把人拖进来抵在墙角关门,动作一气呵成,凑近了在对方脸旁香了一口,从善如流地接上:“有多特殊?”

 

“特殊到你都吓得说不出话的那种,”叶修说完猛地往韩文清身上一跳,死死勾住韩文清的脖子等他站稳,自豪的拍拍现在比他矮的韩文清的脑袋,笑嘻嘻的开口,“没说出来话吧!”

 

何止是没说出来话!简直两个人都差点亲吻大地。韩文清不和叶修计较,托住叶修的屁股就带着人往房间走,到了沙发再拍拍手上的屁股,叶修牌安全带就松了扣直接掉进沙发里。

 

叶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躺着看韩文清擦头发,然后把毛巾甩到椅背上,拿起桌上的手机回复完洗澡时收到的工作信息后就关了机,等韩文清放下手机转身,叶修拍拍身旁沙发的空位大方的邀请对方与他同坐。

 

“明天要干什么?”韩文清只坐了一小块地方,伸手挠叶修下巴。

 

“唔……杂志拍片采访,”叶修顺从地给他挠,撑着下巴的手卸了力就倒在了沙发上,歪着脑袋看韩文清,“韩老师想什么不能说的东西呢。”

 

“嗯。”算上最近一次见面还是半个月前在酒店见的面,是真的有点久。

 

“别了吧,站着拍片不给我垫子的。”叶修皱成了苦瓜。

 

几年前也有一次杂志约拍,偏偏约拍前夜是纪念日,两人一把大火烧了大半宿,第二天叶修站着笑得都勉强,更别说还要换动作。后来那套片子堪称叶修拍过表情最僵硬的片子没有之一。

 

韩文清肯定也想到了,狠掐了把叶修的鼻子就起了身往床走去:“换睡袍去,上床看电影吧。”

 

叶修比了个ok,也没管韩文清看没看见。

 

韩文清选的片子是前段时间拿了国际大奖的一部外国电影,叶修留下玄关的小灯后就钻进了被窝,舒舒服服靠到了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看拍摄手法,叶修盯演员,时不时交流一个感想,讨论讨论剧情,再者摸个小手,或者亲口,安安分分过了一晚上。

 

不太可能。

 

他们最后还是做了一次,电影里的亲热戏成了导火线,先把叶修给点着了,又烧到了韩文清身上。

 

韩老师还是很守信的,说一次就一次,慢慢的,拖长的,把一次的时间给乘了几倍,不给自己快活,也不给叶修快活,最后大发慈悲地把叶修送上顶峰,再咬着他耳朵恶狠狠地下令:“欠我一次,下次补我三次!”

 

幸亏今天的椅子自带垫子,叶修悄悄地调整坐姿,等到做得舒服了继续当一个合格的盯韩粉。

 

韩文清今天穿的是白衬衫黑西裤,裤子上的皮带是他系的,还趁机揩油摸了一把,吃完了下半身的豆腐,又转战上半身,白衬衫的扣子是他扣的,从下往上,一个一个,本来心里想着给韩文清顶上留两颗。

 

叶修想了想又扣上了一颗:“留一颗吧,别留太多。”

 

扣完左右盯着看了看,手麻利的把最后一颗也给扣上了:“还是都扣上吧发现有个不小心留下的印子给人看到就不好了”。

 

韩文清没有意见,不管印子在不在。

 

衬衫下摆不能叶修塞,韩文清就自己塞了进去,等着叶修给他系领带。

 

领带刚从韩文清脖子后绕过去,叶修稍稍用力一扯,再加上韩文清的配和,两人就亲昵地交换了个亲吻,叶修手上动作不停,等到领带寄完,一吻也结束了。

 

韩文清的袖扣是叶修给带上的,带完以后还给叶修玩了一下手,粉丝都说叶修的手好看,白,细长,像弹钢琴的手,叶修却觉得韩文清的手更好看,和他不一样感觉的,每次都让他很舒服的,牵在一起能把叶修的手给牢牢攥住包住的。

 

他以前从没说过不喜别人摸他头摸他脸,除了母亲,就是韩文清,特别是按住他后脑要接吻的时候,在后脑的手指偶尔会摸到他的耳朵,就像带电一样,痒,又很舒服。

 

这么一想,今天的韩文清全身上下都是他的杰作,又当了一回造型师的叶修很满意。

 

这次座谈会有点粉丝福利的意思,没有记者,韩文清还会和大家互动玩个小游戏,最后的赢家能拿到一张现拍的签名合照。

 

游戏环节开始,大家都要起立,韩文清起身面朝粉丝,一眼就瞄到了躲在最角落的叶修,带着棒球帽,口罩罩住下巴,还穿着一件大一码的卫衣。

 

叶修朝他比了个耶,再比了个自己先走的手势,韩文清弯了弯嘴角,难以察觉的轻点了点头,别人看不出,叶修看得出。

 

叶修前排在整理腿上的包包没来得及其身的粉丝刚好拍到韩文清笑的画面,忍着尖叫忍到捶胸跺脚,丝毫没注意身后有人离开的动静。

 

“嗯?韩老师是看到什么人了吗笑得那么好看?”主持人敏锐的察觉到,顺便炸炸粉丝活跃气氛。

 

“没什么,看到了一只猫。”韩文清说。

 

就在台下的大家低头满地板找猫的时候,殊不知真正的猫早就翘着尾巴上班去了。

 

 

Fin.

 

 

 

踩个蛋

 

游戏结束后就到最后的收尾环节,主持人问:“那么韩老师在电影开拍前想去做些什么呢?”

“回家。”昨天叶修说想回家了,酒店的床没有家里的舒服。

 

“回家?”主持人一副了然的样子,“是回家好好休息好以最好的状态拍摄影片对吧?”

 

“不,”韩文清正色,“回家陪猫玩。”







脑洞来源如图


不好吃也不能退啦跑路啦!

评论(17)
热度(201)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