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小布丁

突发脑洞

浑水摸鱼









“老韩,老韩。”

 

就快要睡下去的韩文清被耳边根本不算小声的气音和在自己手腕上作乱跳舞的手指给拉回了现实,韩文清不耐地反手抓住那只作乱的手扣在桌面,偏过头看向趴在自己旁边且双眼炯炯有神的捣蛋鬼,表情可以吓哭小孩子:“干什么。”

 

“好热,我想吃雪糕。”叶修以为韩文清还在看书才敢去叫他,却没料到对方困意来袭就快睡着,内心有些过意不去,撅起嘴朝韩文清脸上吹气,讨好地朝韩文清道个歉。

 

韩文清看了眼叶修额头冒出的汗水和对方趴着脸上压出的半边红印子,再加上叶修撅起嘴吹气讨好的小样儿,火气早就烟消云散,但困乏的精神让他不想跟叶修一起顶着大太阳跑去小卖部。

 

男朋友,不能养的太娇气。

 

“自己去。”韩文清闭上眼之前,伸手把叶修额头的汗水给抹了去。

 

“唉,我没带饭卡,”小卖部只能刷饭卡,偏偏他老忘带饭卡,没带就找韩文清,有时瞅着快没钱了就往里充钱,活像自己没饭卡。他伸手挠了挠韩文清的下巴,掐着嗓子学肥皂剧里的小女生,“万水千山总是情,刷你的卡行不行?”

 

得,感情还不是要人陪,是要卡。韩文清还是趴着没动,伸手在课桌里扒拉了一通,扯出饭卡扔到叶修面前:“麻溜去,你刷我的卡次数还少吗之前没见你问我行不行?”

 

叶修得了卡,在韩文清脸上使劲啃了口,起身准备百米冲刺跑去小卖部,说:“我就意思意思客气一下。”说完就溜出了教室。

 

被他这么一搞,韩文清也没了睡意,起身准备去厕所洗把脸精神精神,经过风扇开关顺手把自己顶上的风扇调大了一档,免得叶修回来不够凉快。

 

教室和隔壁班都空无一人,这一层就他们两个班,今天下午第一节一起上体育课,韩文清和叶修一起犯了懒不想去,逃课窝在教室里凉快快活,现在时间才过去不到半节课。

 

上个厕所洗了脸就清醒多了,韩文清甩干净脸上的水珠不紧不慢地回教室,笼统差不多五分多钟的时间,叶修就已经从小卖部跑回来,咬着雪糕写下节课要检查的数学卷子。

 

“买的什么?”韩文清坐回位子,也拿出卷子想把最后一面写完。

 

“小布丁。”叶修一手压着草稿纸怕被风扇吹飞,另一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龙飞凤舞,思路清晰,步骤明确,就是说的话含糊不清,嘴巴还有点冰。

 

“给我吃一口。”韩文清伸手帮叶修压住草稿纸,叶修得了空,把小布丁递给韩文清,眼睛却没离开草稿纸,运算的手也没停下。

 

韩文清咬完唔了一声示意叶修好了,叶修算出最后的结果,拿回雪糕准备塞回嘴里抄到试卷上,却在试卷上画出长长的一道。

 

“什么大嘴巴一咬给我咬了一半!”叶修含着雪糕控诉韩文清。

 

韩文清咬的理直气壮:“那是用我的卡买的,咬一口怎么了。”

 

叶修顶回去:“我也有充钱的。”

 

韩文清抓住叶修拿着雪糕的手就往自己身上带:“是小布丁太小,我还要一口。”

 

一口一半,两口就吃完了!

 

“自己不说要吃,我就给你带一个,现在跑来抢我的,老韩啊老韩,你怎么这样。”最后五个字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毕竟叶修用着力保护着自己的小布丁,最后在韩文清眼皮底下伸长脖子三两口把剩下的小布丁全都咬进嘴里,被冰的牙齿发冻,头皮发麻。

 

韩文清正准备放手,没想到叶修嘴这么快,看着叶修皱在一起的脸伸手帮他揉揉发麻的脑袋,有些无奈:“不跟你抢。”

 

叶修被冻地眼泪都要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嫌弃他:“都吃完了才说。”

 

“我的错。”韩文清诚挚道歉,在叶修后脑帮他按摩的手用力把叶修朝自己的方向推来,含住叶修冰冰的唇,舌尖探入,勾着叶修往自己嘴里带,唇舌相触帮他升温。

 

两人暂时分开,叶修嘴里的小布丁留下的奶味浓郁,数学卷子不如喜欢的人的吻让人心情愉悦,两人都想继续,只是这会儿互相往前凑着微弓着腰的姿势太累人,韩文清拉着叶修起身,还不忘拿书把两人的卷子草稿纸压住,再把椅子调转个背,朝着教室后方坐下,叶修自动自觉地就坐上了韩文清的大腿,手往韩文清脖子后勾去,唇就又贴在了一起。

 

窗外突然吹起一阵风,窗帘被风吹起,把两人罩在后方,开辟一处小天地,不让任何人知道,不让任何人偷看,不让任何人打扰。

 

风还在继续,初夏烈日当空而难得的清风出现的正是时候,相贴着互相攀高的体温在风的包围中不至于更加燥热,在快感冲刷着大脑的时刻不至于烧昏了头。

 

叶修的衣摆在从小卖部回来后太热往上卷了几层,露出白花花的肚皮,韩文清用手背从叶修肚皮滑到腰侧,又到后背,在挺直腰身后陷下的弧度中来回摩挲,感受着叶修的腰身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发颤,后又顺着脊背往上,一只手穿过衣领扣住脖颈,另一只手扣住肩膀,抱着人更加塞进自己怀里。

 

这个吻大概持续了很久,过快的心跳不足以当作标准来计算时间,体育老师从不提前下课,不用担心会不会有人在下课铃响之前跑回教室撞破这一帘子的旖旎。等到最后分开的时候,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风停了,窗帘失去风力从半高的空中落下盖在两人身上,没有充足的空间,窗帘盖住的小小一角很快就开始闷热,更何况两人还粘在一起,很快就热得受不了,叶修最后咬了韩文清一下,意思意思威胁一下:“下次换你去给我买小布丁。”

 

“好。”

 

下课铃响了,叶修从窗帘后钻出来,拿起韩文清隔壁桌上自己的试卷和草稿纸坐回韩文清前桌,韩文清也把椅子从窗帘后拉出转了回来,笔尖开始在纸上飞舞,教室安静的只剩纸笔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Fin.







我也想吃小布丁

真的很不适合写亲亲之类的动描了orz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53)
热度(258)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