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Kiss

短打复健依旧失败

OOC就随便看看


 

 

 

 

 

 

 

 

 

 

 

“亲一个吗?”叶修动都没动,保持着趴在韩文清肩膀上,两个人四腿相交的姿势刷微博,平常到就像问韩文清“今天吃什么”一样随意。

 

“嗯,”韩文清随口应了一声,将注意从霸图上一场比赛的录像中抽出些,稍微偏过头,就和同样微抬下巴的叶修交换了个不长也不短的亲吻,而后两人又继续各看各的手机互不相干,韩文清才又问了句,“怎么了?”

 

“哦,没,”叶修关掉手机,调整了下身体的姿势,整个人更靠向韩文清那边,伸长手搭在韩文清身上伸了个懒腰,“看微博说今天是世界亲吻日,随便亲一下。”

 

冬季暖烘烘的阳光从没拉紧的窗帘中倾斜而入,连带着舒服的温度都顺着光亮在房间蔓延开来,让人困顿,韩文清瞄了一动不动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叶修就知晓对方想睡觉,在平板上按了暂停键,略微起身后试探性地用从叶修肩膀环过的手轻轻扣住叶修的手腕想把人暂时挪开好让自己起身去拉窗帘,迷迷糊糊快睡着的叶修就像被抓住尾巴的猫,一个激灵就手臂用力把韩文清按了回去。

 

“就这样,”叶修知道韩文清想干嘛,被窝暖的正舒服,此时放韩文清去拉窗帘的话被窝就会变冷,睡意也会飞走,现在这样就很好,韩文清顺着叶修的意躺了回去,还收到叶修睡前用最后一点清醒说出口的强调,“别动了啊。”

 

“睡吧。”韩文清把被子往上拉盖住刚刚动作间叶修露出的肩膀,搂着人继续看平板。

 

安静的仿佛让人忘了时间的流逝。

 

 

 

 

 

微博上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最萌身高差”热,叶修偶然看到的,男生和女生相差近30cm,是他和韩文清身高差的十倍,他把手机给韩文清看,韩文清看了个大概就没了兴趣。

 

“这有什么好的,牵个手都累。”韩文清继续看电视上的新闻。

 

“我也觉得,”叶修点头关掉页面表示同意,“亲个嘴儿跟人要跳高一样,没意思,我看看最佳是多少。”

 

“12cm是最佳,15cm是黄金,还头头是道的,啧啧啧,我都快信了。”叶修一目十行看着搜索引擎找出来的答案,偶尔还挑几句关键句念给韩文清听。

 

“行了别念了,都不如3cm。”韩文清伸手关掉叶修打开的浏览器,一句话下了定论。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专政主义轻笑出声,放下手机和人乖乖看新闻,表示赞同:“我也觉得,3cm才是最佳。”

 

可能不是通俗意义上的最佳身高差,却是韩文清和叶修的最佳。

 

两人身高相差无几,接吻的时候不需要弯腰低头很辛苦,只要互相呼应着,就可以很自然地触碰到对方,然后交换一个亲昵。

 

冬天在被窝也一样,两人挨在一起,各自干着各自的事,也就是稍微偏一下头,就可以亲一口,稍微偏头,就可以有一些鼻尖相蹭的小肉麻,也可以感觉得到彼此呼吸交缠时带来的温度。

 

就像现在一样,叶修在睡觉,平稳的呼吸细细密密地打在韩文清的脸旁和脖间,不痒,却很舒服。

 

 

 

 

 

叶修睡醒后两人决定去超市采购,裹得密不透风后两人散步般紧挨着在呼啸着的寒风中朝超市走去,反正裹得够结实,不冷。

 

挑挑拣拣买好要买的菜和干粮,走到路途过半的公园才想到家里要用的东西还没买,叶修犯了懒,把东西放在凉亭的凳子上就粘着不肯走,韩文清想着自己走速度还快些,把东西放好就又往超市走去。

 

叶修没带手机,百无聊懒的伸长腿朝外坐在亭子里,看着韩文清什么时候回来。

 

天空突然飘了一些细碎而又亮晶晶的东西,落在叶修灰色的裤子上转瞬即逝留下一点小小的水渍——

 

下雪了。

 

从空中渐渐飘的多了,肉眼可见看到那白色的小精灵们在空中旋转着降落在大地上,地上很快铺起了浅浅的一片白色,叶修摘下手套,起身走到凉亭外面,捧着手心很快就收到了细细碎碎的雪花绒,还没等能捏出个球,原本的雪花绒就被掌心的温度融化,成为一点一点冰凉的水珠。

 

好可惜,不能做个雪球扔老韩。叶修甩甩干净手上的水珠,后知后觉感到手有点凉,又怕把毛绒手套晕湿,只好朝掌心呵气,想找回些温度再戴手套。

 

叶修的帽子没有带,雪花飘落在发丝上闪闪发光,整个人融在愈发细密的雪中没有半分狼狈,雪花好像与之配合,让叶修当个雪景图的画中仙。

 

这是韩文清看到的,叶修听到脚步声扭头,鼻尖上还恰好沾了片新生的雪花。

 

韩文清不由自主的在雪中放慢了脚步,在一起很久,叶修总是有突然让他更心动的时候,就在平常的某一刻,让他感觉到不同于当初的心跳,比如现在。

 

叶修听到声音,看到韩文清在雪中朝他走来,周遭的风声,汽车鸣笛,人声嘈杂突然就被静了音,耳中涌入潮水般安静了整个周遭,只剩胸腔越来越快的心跳声逐渐清晰,韩文清的样子在越来越近的距离中越发清晰,好像他跨越漫长的风雪和艰辛此刻任然坚定的朝自己走来。

 

他终于走到自己面前,听力再次恢复正常,韩文清帮他拍掉头发上的雪花,然后带上外套的帽子,再放下手中的购物袋抓住叶修冰凉的手握在心前,最后低头轻轻地亲了他一下。

 

“你亲我。”叶修说。

 

“我还没骂你,手套摘了干什么。”韩文清搓揉着叶修的手,凶他。

 

“想搞个雪球扔你来着,但雪花太小,”叶修也凶,“我让你亲我了吗。”

 

“世界亲吻日,你说的。”韩文清觉得差不多了,从叶修口袋中抽出手套让他带上。

 

“那就再亲一下吧。”叶修捧住韩文清的脸,向前凑去。

 

在漫天的雪花飞舞中,微凉的唇渐渐染上相同的温度,找到同一种心动。

 

Fin.







本来想赶7.6世界亲吻日的 慢了点点orz

你啾大概复健成功不了了也大概不会好吃了orz

总之就 蟹蟹你的阅读w


评论(45)
热度(404)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