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啾

随便写流水账的。
随缘更新的。

[韩叶]潜规则

导演X影帝

复健失败 随便看看

时间混乱 ooc啦

 










 

 

指关节与厚重的门撞在一起敲出声响,只听门内细微的步伐声从门缝中跑到安静的门外,“咔哒”一声,眼前的房门就开了锁留了条缝,门内的脚步声又往里走去。

 

“德行,”叶修撇撇嘴,扭头对跟着自己前来的助理说,“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陈果显然以为对方开了门却不露脸是对叶修不喜所给的下马威,支吾着担心两人在房内打起来:“可……可是你们……”

 

毕竟江湖传言,两人就没安生在同一个空间呆超过五分钟。

 

“安心安心,”叶修摆摆手,显然看懂了陈果的想法,颇有些哭笑不得,“有事我会call你的。”

 

陈果看看门,再看看眼前的叶修,又看看门,还是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了两步又跑回来,严肃地再次提醒叶修:“有事一定要找我!保持手机畅通!”得到叶修小鸡啄米般点头的保证后才真正离开。走到走廊拐角处回头,正好看见叶修推门进房,在陈果眼中,此时叶修的背影已经有了悲壮的感觉,脑内丰富的陈果瞬间脑补出了一场叶修进门后被如何如何羞辱欺负的大戏,心里顿时十分悲痛。

 

“你可千万得活着回来!”陈果嘀咕一句,绞了绞手指,还是大踏步地离开了。

 

脑补会发生的几率是多少没人去具体统计过,不过基本上大部分都是不会发生的,比如此次陈果的脑补就与现实离了十万八千里。

 

叶修敲响的房门里住着当今数一数二的知名导演——韩文清。这人很有个性,想要拍的剧本不一定是热门的,但是他拍完后的成品,一定会是大热的,他不随波逐流去迎合当今大众,但是有能力让大众都跟着他跑。

 

他很敬业,对于每一场戏都要求严格,演员没有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就会被要求无数次重来,再加上长相严厉,演戏时对演员也是毫不客气的,在演戏时据说被他骂哭过的演员两只手都数不完,可是每次拍完他的一部戏,戏中的演员对于演戏方面总会有些韩文清带给他们的不一样的新感觉。

 

韩文清专业素养极强绝对不是说假的,选角眼光也是极狠的,他看中的演员最后搬上大屏幕都能完美地把剧中角色给演活。他的老板曾经开后门帮朋友塞了个小花旦去韩文清组里,与角色不符演技又不佳,戏拍完后老板被韩文清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且知会老板以后选角别人不许干涉,老板自知理亏,忙不迭应了下来。所以后来,想拍韩文清的戏的人大把,真正能拍的,却没有多少人,要么等着被他找上,要么主动找他让他服气,而现在的叶修,干的就是后面的事。

 

叶修和韩文清有一半像,叶修是数一数二的演员,和韩文清像了个数一数二,荣耀奖杯最佳男主角拿了好几次,他也有个性,求他拍戏的剧本几乎天天都有,但是他接戏从来只接合眼缘的,有感觉的,不接商业广告和活动,连微博号都像个僵尸号没发过任何消息,就因为他太不食人间烟火,与前东家产生不可磨灭的分歧,叶修盛怒之下与前东家解约,消失了一年半拉了几个新人自己重新开了个工作室,并且在培养新人的同时,一步一步重新朝荣耀奖杯发起新一轮冲击。

 

都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韩文清和叶修却从来没合作过,甚至私底下见面都一副水火不容的气氛,所以大家都猜测这两人不对付由来已久,却又不知道原由,只有人说过两人从大学就你争我夺。有自以为看透一切的圈内人士装模作样的说过:“一山不容二虎,这两头虎大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一起安分相处的主啊。”

 

胡说八道。

 

恰恰相反。

 

叶修进房后看见韩文清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着圆桌茶几上的电脑若有所思,茶几上放了两杯橙汁,仿佛就等着对面来人。

 

叶修脱下外套,松了两颗衬衫扣子朝韩文清走去,然后和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后抬头的韩文清俯身接了个吻,手还调皮地钻进领口内在韩文清心口上敲了两下,最后落座于对面的沙发上。

 

“怎么那么久。”韩文清眼光没有离开过电脑。

 

“刚好小唐剧本有块咬不懂,就跟她说了一下,”叶修伸手够到桌上的橙汁拿起喝了一口,晃着高脚杯嫌弃对方,“就你在这氛围还高脚杯装橙汁。”

 

韩文清皱着眉看着对面的人很不服气:“不知道是谁一杯倒还喜欢橙汁喜欢的不得了。”

 

叶修提起胸膛振振有词:“那你可以倒半杯啊!”

 

韩文清嗤笑一声:“半杯,一口你都晕晕乎乎了,还谈个屁事。”

 

叶修手底下的新人明天在附近有一档综艺要拍,就近选了这家酒店入住,叶修本来不想来的,想偷个休息去两人房子里暗无天日一发,没想到韩文清却说自己在这边谈剧本也在这个酒店住着,叶修琢摸两下,一拍大腿就塞了两件衣服跟着一起来了,回复韩文清美其名曰要跟他谈事。

 

叶修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却也没放过对方:“我是一口晕你就是两口,别仗着自己能比我多喝一杯就鼻孔朝天出气,半斤八两谁比谁厉害似的。”

 

韩文清微笑:“那我也可以在你一杯倒不醒人事的时候把你扛回家。”

 

仿佛想起了第一次喝醉被扛着走的的事,叶修被噎了一口,哼唧三秒起身拿了床上的浴袍走进浴室,还不忘留个威胁:“下次我喝小杯你喝大杯看我背不背你回去。”浴室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韩文清最后和编剧敲定了几个需要小改动的细节,并且约好了明天商量选角的时间地点,关了电脑起身伸了个懒腰。

 

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俯瞰此刻在黑夜中亮晶晶的城市,来来往往的车流汇成一条条光河朝四面八方倾泄而去,明明是大好的夜景,韩文清却直到此刻才好好看了一下。他选的楼层高,虽说不怕狗仔,但想到叶修要来,还是一回来就把窗帘都拉的死死的,预防那人突然开门。他和叶修早就说好了,还不到公开的时候。

 

早在十二年前的大学里,他们就说好了。

 

仿佛还记得大学里的一千多个日夜,记忆清晰得好像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天一天都有值得回味的事情。

 

还在想着旧时光的时候,腰上突然缠上一双手,刚出浴偏高的体温透过浴袍贴在韩文清背上,湿漉漉的头发从脖子扫上脑后,最后感觉到叶修微凉的脸蛋肉贴着自己的脖子。

 

“不怕狗仔啊。”韩文清摸着腰间搂着自己的手腕,顺着滑溜溜的手滑到前面从手背扣住叶修的手。

 

“没事,你挡着看不到我,”叶修稍微低了下头在韩文清领子出磨蹭着,把头发残留的水汽都蹭到他的衣领处,“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我出来好大声你都听不见。”

 

“想大学。”韩文清扒开叶修的双手,一手拉了窗帘一手掐着叶修手腕把人扔到沙发上,然后扯下叶修脖子后挂着的毛巾给人擦头发。

 

“回味青春吗,诶不是我说你最近腹肌有点下去了啊,中年危机!”叶修话还没说完韩文清就加大了力度,叶修被揉的左摇右晃,不满地反抗,“那么大力干什么,你当揉面团呢。”

 

“是你嘴里吐不出象牙。”韩文清没好气。

 

“我还会咬人呢。”叶修挣开韩文清给他擦头发的手,踩着沙发就扑到韩文清身上扒开领子朝着人肩膀狠狠咬了一口。

 

咬完又顺着咬痕细细密密地舔了一口。

 

韩文清稳住身子兜住圈在自己身上的叶修,自顾自掂量了一下,根本没理叶修那一口:“瘦了点,好好吃饭了么。”

 

叶修发完狠,又没劲了起来,靠着韩文清有一下没一下玩他耳朵:“认真点,咬人呢,怎么不评价我的牙口。”

 

韩文清想了想,说:“这口咬的没你在床上咬的时候舒服,现在能说了没,好好吃饭了吗。”

 

“靠,”琢磨了几秒才想到韩文清一语双关,叶修用脚后跟去撞他屁股,“外界口中的正直大导韩文清呢,怎么净干些不正直的事,不说。”

 

“我现在不是导演,只是你男朋友,”韩文清淡淡的说,说完就把叶修放倒在床,自己坐在旁边掐着他的脸,除了稍微瘦一点,脸上的肉少了一点,变得一无所有后消失一年半的沉寂没有把叶修眼里的光抹去,他依旧像大学时那般恣意潇洒,“你跟大学时一样。”

 

叶修笑,拉着韩文清的手把自己拖起来,坐着和韩文清平视:“你变了,变得会开黄腔了。”

 

两人滚到一起哈哈大笑,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讲起一段旧时光。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就是在宿舍里,他们学校福利好,考的进去的人少,所以宿舍是二人间,宽敞又舒服。他到的时候宿舍里已经有人在铺床了,T恤随着床上那人的动作露出一截白白的腰身,还有两个腰窝。

 

床上的人听到声响回头和他打招呼,一张清秀帅气的脸上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嗨,我叶修。”

 

“韩文清。”韩文清点点头当打过招呼,然后两人就一言不发地开始自己整理起东西来。

 

男生熟起来是很快的,整理完东西的两人约着一起去吃饭,一顿饭的时间就互换信息到知根知底的地步,然后勾肩搭背成了好兄弟。

 

韩文清觉得叶修有时候很勾人,但好像叶修并没有特别对待的意思。

 

两人除了各自的专业课,其他时间基本都凑在一起,有时候光明正大在公共课上一起看一部电影,然后各自吐槽对阵,最后吵到老师都忍不住要他们住嘴;有时候遇到难处也不藏着掖着,一股脑全吐出来要对方给意见,最后不可开交又争了起来;还有观摩课的时候,去看对方的专业课,课间休息的时候毫不掩饰对对方的赞赏,然后就这一个小事情继续吵了起来。最后他们总会和好,然后没事人一样一起去吃饭。

 

他们自认为这是他们的相处模式,每次的争论都可以在之后让彼此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但在旁人眼中便成了“那俩人总会吵架”。

 

但是互相欣赏绝对是真的,互相欣赏变了质也是真的。

 

以至于在某个雨夜,在两人没带雨伞从雨中跑回宿舍后脱下湿衣服第一次坦诚相见时,在雷声滚滚的黑夜,轰鸣的雷声就像宣告开始的鼓点,催化了四目相对中的来往试探,不知道是谁先凑过去的,反正等反应过来后,两人已经抱在一起吻了起来,雷声还在继续,两个人的心里也好像藏着轰轰巨雷,相贴的胸膛都被震得起伏不停。

 

等到后来细想认识后的一点一滴,两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彼此早就不经意间给足了暗示,只是两人都觉得那不是特殊。

 

在一起后的两人在外该怎样就怎样,只是有一次,他俩不和的传言被彻底传开了去。

 

他们院有次搞了个大事,三方联动期末考,编剧系,导演系,表演系自由组合三人一组,编剧出剧本,导演导戏,演员演戏,在封闭表演室全程录像,然后老师看后给分数。

 

叶修在观摩课上认识了编剧系的吴雪峰,玩得还挺好,连锁反应吴雪峰跟韩文清也玩了起来,三人一合计就组了一组,后来被人称为影视专业小虎队。

 

考试为期一天,从早上第一节课到下午最后一节课,要求拍摄的时间不少于20分钟,还得把片子剪辑好。吴雪峰写剧本的速度很快,写出的剧本却也很刁难人,藏着很多东西要你慢慢去发掘,你发掘地越多,这本剧本就越精彩。他写完后一股脑扔给旁边一个摇头晃脑一个闭目养神的二人,然后就等着时间去给他们三人打饭。

 

韩文清和叶修脑袋凑脑袋粗略看了一遍各自手中的剧本,对大致的内容有了了解后,叶修嘀嘀咕咕开始背词,韩文清脑内开始构思。

 

没想到拍摄成了个大问题。

 

两人看到的东西不尽相同,碰到不同之处两人谁也不服谁,也说不清谁的表达方式更好,各有千秋却又不愿低头,到最后最快拿到剧本的一组竟成了进度最慢。

 

吴雪峰也无奈,两人的处理都可以说是他没想到的,一时间也说不出到底那边更好,只能站在中间给两人劝架,很是心累。

 

到最后互相妥协,好不容易拍完期末作业,韩文清快马加鞭在打铃前把片子剪辑好,三个人瘫在地上宛如烂泥。

 

“我再也不要和你们合作了。”这是吴雪峰躺在地上心累的控诉。

 

“你做梦,拉也要拉你下水,有难同当。”叶修侧着身摸着酸涩的腰间艰难回复。

 

“同意。”韩文清阖眼点头。

 

到后来三人聊着聊着又干了起来,韩文清和叶修满血复活,揪着吴雪峰非要他给讲明白创作思路,烦的吴雪峰一拂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脚下生风跑回了宿舍。

 

两人出了教学楼还阴沉着脸谁都不理谁,一前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散发着低气压朝宿舍走去,韩文清本来就脸黑,这么一看更显可怕。走到宿舍还沉默不语,宿舍里相识的人都在猜测两人怎么了,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后“砰”地一声把门甩上,大家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怕不是要……打起来啊。

 

门外的人担心着门内的大战,一门之隔的房间内,叶修被锁在韩文清的怀里挤着门被狠狠疼爱。门外隐隐还有来往的人悉悉索索的谈话声和脚步声,叶修紧绷着身子和韩文清接吻,掐着韩文清胳膊的手越来越用力,隔着衬衣留下一处红痕。

 

忍不住,两个人都忍不住。

 

韩文清太喜欢叶修面对镜头时如鱼得水的样子。

 

叶修太喜欢韩文清坐在镜头后指点江山的模样。

 

却又不服气地不想臣服,想跟对方对着干。这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看过对方在本专业领域的出众表现,观摩课的都已不足为奇,满脑子慢动作般放映着对方举手投足间的眼波流转,一颗少男心跳的比告白那天还要快。

 

在外面的时候就差点绷不住要搂在一起亲吻,两人都可劲憋着沉住气黑着脸,一回到宿舍立马破功。

 

“继续下去绝对在外绷不住完蛋,”叶修伸出手背擦着水淋淋的嘴巴,“咱们约一个。”

 

韩文清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继续说。

 

“现在就憋不住以后进圈了肯定更完蛋,反正今天都让人觉得咱两掰了,干脆以后就不温不火继续这样,也当第一部戏,你跟我一起演,免得以后完蛋,还没能力就被扼杀在可怕的圈子里,”叶修伸手揉着刚刚自己掐红的地方,“别告诉我这个都憋不了,那你耐力不行。”

 

韩文清呵呵:“谁怕谁啊,憋。”

 

两人正式开始装模做样的日子,外人看着两人照常一起吃饭上课,却言语交谈甚少,反倒跟别人有说有笑,却猜不到两人眼神交流足够,还能偶尔眉目传个情,一回宿舍粘的比谁都紧,双人间住成单人床。

 

后来进了圈子,两人继续保持着这种模式,沟通全靠网络和电话,又忙得脚不离地,异地地活成了网恋情侣,一有空闲就避开狗仔去酒店幽会。后来越来越红,赚的越来越多,两人一合计买了几处不同城市的郊外房产,无狗仔,更安心,他们有了家,再不用奔波着在酒店过一对苦命鸳鸯。

 

 

 

 

 

“不想了不想了,想到就来气,”叶修扣着韩文清的胸膛,“听说之前有个女的朝你献殷勤啊,特想跑到她跟前去狠秀一把。”

 

韩文清特别新鲜:“你也会想干这事吗?”

 

“毕竟你被看上的次数难得一见啊以后万一没机会秀了怎么办。”叶修笑眯眯地不按套路出牌。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韩文清不气反笑,给叶修打了个哑谜。

 

叶修立刻坐起身子,仿佛头上安了个雷达,在仔细分辨韩文清说的是真是假,然后悲哀地发现韩文清说的好像是真的:“……憋住了吗,”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说啥,然后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之前那么久你都憋了,肯定都憋了。”

 

韩文清把人拉回到怀里,摸着对方脑袋亲了两口:“可是只有你。”

 

叶修抬起一只脚架到韩文清身上,一晃一晃大爷般动作着,晃得韩文清想睡觉。

 

“你还没说要跟我谈什么。”猛然拉回意识想到正式,韩文清拍了叶修大腿一掌,要人安分些谈事情。

 

“哦对,”叶修打了个哈欠,“我都快忘了,你不是接了个本吗,我看了一下,主角定了吗,我想演。”

 

韩文清有几秒呆愣,好像在想叶修是不是玩他:“你……认真的?”

 

“那还能有假,”叶修皱眉,“你找好男主角了?”

 

不是叶修自信,坦白说他觉得韩文清找好男主角的可能不太大,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叶修可以,他看到这本的第一反应就是,韩文清会找他,这个角色,有他的影子,他也有自信可以演到最好,而且这个本的故事叶修很喜欢。

 

“那倒不是,我还没找,”韩文清顿了顿,“想拿角色不是那么好拿的,你知道我很严格。”韩文清严肃地说。

 

“干嘛,想潜规则啊,不信我揭发你啊。”叶修支着下巴看他。

 

韩文清松开搂住叶修的手,起身靠在墙上,慢条斯理地说:“你有得选。”

 

情///////////趣鉴定完成,叶修起身跨坐到韩文清身上,当着他的面解开浴袍的结露出大片胸膛:“敢潜我的就你一个了,第一次潜规则我得好好记着。”

 

韩文清配合道:“我也是第一次潜规则别人,彼此彼此。”

 

明亮的床头灯被调到暗黄,一场放纵的潜规则让叶修吃尽了甜头苦头,房间内的各种声响交错着盘旋在脑中,成为最佳的配乐。

 

完事后两人汗涔涔地抱在一起,两人都满足的蹭了蹭对方,丝毫不想动弹。

 

“叶修。”韩文清叫他。

 

“嗯?”叶修眼镜都没睁。

 

“这个潜规则不算数。”韩文清说。

 

叶修瞬间清醒,扣着对方的背问:“你玩儿我呢。”

 

“你没看邮箱吗?”韩文清眼底带笑地问他。

 

叶修想了想,背着身够到桌上的手机就登陆邮箱,密码还记不得输了好几次。邮箱内,一封来自韩文清的邮件静静地躺在未读邮件那里。

 

“韩文清:

 

我要拍的新本,你演男主,别失联别接其他戏,准备随时进组,剧本还会有改动。”

 

附件是一个剧本。

 

时间是一个星期前。

 

“所以,你这叫白白被潜。”韩文清冷酷地敲下结论。

 

 

 

 

 

第二天出门前,韩文清看着穿戴整齐的叶修不知怎的就想起叶修消失的一年半来,他所不知道的一年半,叶修没说出口的一年半,可是现在,他又站在了他的眼前。

 

“叶修。”韩文清在叶修准备出门前叫他。

 

叶修回过头。

 

“跟我一起,重返巅峰吧。”他说。

 

“我要和你一起捧起荣耀奖杯。”

 

“当然,”叶修笑,宛若当初第一次初见,“不然你以为我回来干嘛了?”

 

 

 

Fin.






不怎么好吃 但还是蟹蟹你的阅读昂w


评论(66)
热度(600)
©一只啾 | Powered by LOFTER